Profound Knowledge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人人要學作業定義(1999/02)

Hanching Chung

現在的教學,受到考試很大的扭曲,學員在尚未具備許多實質的、物理上的感覺前,就忙著做各種數學演算了。加上國人在「度量衡」上的混亂,更是雪上加霜。許多人在學校學的是公制,可是日常生活中可能碰到日制(如「幾坪」房子)、英制(球員高六呎五、速度每小時五哩等)。除非學員自己有很強的實際感及心算能力,何況我們的媒體很不負責(翻譯上務必全部換成公制),學生必然會感到很大的因難,一公斤的實際感覺都沒有,有待建立,何況是五磅呢!

其實,要把許多定義弄得可具體地來運作,是門很大學問,而且該是人人終生努力的事。猶記得投入工業界後,才恍然大悟所謂的「圓」,不過是「概念」,工業上為了弄清楚「真圓度」就費盡功夫,要做到產品「很圓」,更是工程能力的極大考驗。所以工業上要先決定如何在幾點上量測,再用決策準則判定此量測是否合乎「真圓」定義,這是所謂「作業定義或運作定義」(operational definition)。

推而廣之,人世間要溝通良好,或是說得清楚、具體,莫不需要作業定義的幫忙。譬如說,怎麼樣的言論、做法才叫「獨派」?才構成「誹謗」?這些與我們如何判定電視機的影像管(CRT)有沒有刮傷直徑多大才算?在多少檢驗者目視能力,距離多遠,在什麼環境照度下看才算數呢?這些的道理是一樣的。對於銷售業務人員,獎金要怎麼算才公平呢?這些都是煞費苦心的事。

由於作業定義是這麼重要,許多老師就試著教小朋友這一重要概念,其中一則實例是這樣的:老師到超級市場買了一大堆動物形狀的餅乾,拿到教室,倒給圍觀的學生看,然後要求學生歸類,分別計算各類的數目。有些餅乾形狀有瑕疵,譬如缺了隻腳,學生要先討論歸類的規則,然後依此等規則分類,例如缺腳的狗仍是狗。如果大家改變規則,分類的結果可能就不同,例如也可以把缺腳的狗,歸為「非狗」類。學生在這種練習的過程,學會「決策」會因衡量及相約定的「決策規則」而定。

作業定義是終生學習的大課題,譬如說,快樂的作業定義是什麼?再舉一例,大專學校的教育品質如何加以作業定義呢?「學風」如何定義?品管大師戴明任教紐約大學五十年,他對大學的「品質」之作業定義,想了很久,決定唯有不斷從事「研究」,追求真理,傳授真理,才是適當的作業定義。許多人不以為然,不過我建議大家深思大學的目的何在後,再下評語。

--1995.11.14.--



Profound Knowledge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