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work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李醫師印象和聯想

鍾漢清

認識李建廷醫師(李經理)近一年後,才知道他年青時也有段不平凡的際遇、選擇。這些投入偏遠地區服務的故事,一定感動過很多人。我目前沒時間去考古,找出他台大學弟們作過的訪談,民生報上醫療貢獻獎(第二屈)的表揚記載等等。不過,我以為過去的印象很真實,該記一下。

身為企業/組織的顧問或老師,因為有機會接觸該單位的層峰,員工有時候會特別有意或自覺地傳遞些非語言的訊息,甚至會討好你。我去年大約上過北區健保局的九次課,所以有機會與他們的司機長談,了解他們的喜好、感受、能力(有人除了開車外更會做西點的講師,有人喜好西洋古典音樂…..)。我或多或少了解基層人員對李經理照顧他們,肯與他們懇談,或從客氣的對話中要求落實《第四代管理》中介紹的一些好概念……。健保局的業務極繁重,員工常加班、出差,所以上課時很難人員全到齊。李經理也不列外,不過,有意思的是,很令我驚訝,上課或作相關練習時,李經理最認真、用心。

我也無意中了解他每周南下某校兼課,這真不簡單(我有同學為南部某校主任,要拉我們去上課,台北同學們都逃之夭夭。沒有使命感的人,免談。台灣雖小,不過路途遙遠。)而最令我吃驚的是,今年五月二日的戴明研究會上,李醫師談到把戴明學派一套較科學、合理的教學方法(《戴明修練Ⅱ》p.243) 切實地加以應用,這可真不簡單。五月十二日我們稍與他詳談,知道另外有老師答應多做二、三年的實驗,來印証該套教學法的實際優、缺點。

李醫師很謙虛,97年十二月二十日參加戴明紀念研習會時當學生,他說是向管理先進行業學習。後來我知道他主修家庭醫學,同事也在做「體健能」主題,正可以向同修們報告一下。三月底我拿到初稿、五月初真正報告時,內容極為充實、有創意(例如明年健局全省運動會由北區舉辦,他要採用體健能方式而非一般競賽方式)

由於健保可能改制,而此為攸關國民經濟及福利極大的結構性變革。我本著戴明「新經濟理念」來探討目前宏觀「醫療新經濟」極為重要,所以就再請他“加講一場”,果然值得。(以後我們在徵求他的同意下或會把其講義在網站傳播。)

六月訪談閒聊,無意(有心)問他那本書對他影響最大,他說:「史懷哲和晏陽初傳記」這些書我以前看過,但沒法實踐。

回來翻箱倒櫃等,找出史氏的《敬畏生命》(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和《原始森林邊緣》撫書沉思,久久不能自己。

李先生五月請同事午餐,把時間平均分配於兩桌。李先生看到我缺乏運動,日益發胖,很關心地寒喧,我知道這種關心很令人窩心。

7月23日,士魁來訪,給上次訪李經理的稿。我向他說,從聯合報當日大幅報導「你的體能合格嗎?衛生署制訂健康體能指引:「現代人解除健康危機,安靠適當的適動──每周至少三次,每次二十分鐘,有點喘又不太喘」等,我想北區健保局的員工在這方面,一定是貢獻者。

我又向士魁說,上次活動主題包含SHE,近日知道天下雜誌要辦的第二份刊物與此有關,所以我說我們要「觀念領先」,同時要更深入一點。

五、六、七月投入甚多時間譯書,未能把李醫師的演講內容整理起來與大家分享、致歉,希望下次補一下,那時我們內容更紮實。姑且以下文多待一下「新經濟學」的一些微言大義:

戴明的《轉危為安》有意地以「醫療失敗的研究」為結束:美國每年約二億次醫療行為,不可靠度為二萬分之一,即十百次失敗。大部分是系統上的問題。十萬的1%是一千,仍是個大數目。實際上就醫廣行為而言,不管什麼數字都嫌太大。

特殊原因的作業定義。這工作相當的艱巨,而且永無止境除非這方面進展達到實用階段,否則將繼續飽受「疏忽」的不公平控訴……

1998年腸病毒疫中衛生署長詹啟賢說民眾不要太恐慌,因其致死率只有0.00001,比每天車禍事故致死率過低。當他以手勢比出好幾個零時,許多父母被惹火了,因為小孩不是統計數據詹以後改口說:「對我來說,死一個卻太多!」

台灣醫療系統新經濟學

國內用藥極浮濫現象最浪費而又可能反健康之道,(戴明第四要點的停止採用大量檢驗方式可為此借鏡。)求偏方是對知識的不信任,愛吃櫟(反正花不了多少錢,有病治病,無病補身──天下竟有這麼美妙的事)則是因無知識而膜拜“仙丹”(或成藥)。我們的醫療文化就是“補”“救”文化,無知的預防一殊不知「生活規律,每日多運動,思慮“清富”」就是最好福分。品質在醫療應急指更優良的關照,醫護(better care)而不是多多益善(more care)。如此才能兼顧品質(員工要的最大自由及醫療含蓋面最廣)及成本管制(“俗又大碗”)。

安全帽的規定使醫療費用減少極多,同樣繫安全帶的規定亦然,更進一步是要「防禦性駕駛」。保險套的使用也是如此。

人性化醫療是什麼呢?戴明博士的文章或許值得參考:醫療系統的改善,要從其文化及工作方法上著手才能有成。

我們在急診與重症上落後先進國家甚多。

俄國人一向以為他們的醫療一流,其實管理上極落伍!



Network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