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work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尋智人 ─ 訪張忠樸總經理

時間: 地點: 永和 訪問:蔡士魁(兼主持人、主筆) 鍾漢清

Q: 在這次訪談前,我們先拜訪過貴公司的網站(http:/www.eurekacp.com.tw),印象深刻,可否請你先介紹一下。

A: 我們的網站尋智,有專人在負責,根據一位教授朋友的回應說,在他拜訪過國內顧問業的網站中,尋智網頁的分類相當清楚,而且內容更新頻率很高。可算是一個有特色的網站,我希望能讓來訪的網友,每次都有些新的收獲,所以目前我們每週更新一次。我們有一些客戶就是經由網站上來認識我們的。戴明學院可以在這方面共同努力。

Q: 在接觸到尋智公司的網站和出版品中,有兩、三個術語比較常見:D.O.E和KNOW HOW ,可否請你解釋一下。

A: 所謂D.O.E就是Design Of Experiment (實驗計劃法),它是開發KNOW HOW的一項工具。我們所謂的KNOW HOW ,則是指:「利用統計手法D.O.E,找出一組最佳的生產條件,而這個最佳的組合可以經得起反覆的驗證」。這種開發出KNOW HOW的能力,正是目前高科技公司要領先競爭對手的關鍵要素。也就是說D.O.E是一種方法,而KNOW HOW是一種目的。

Q: 我倒覺得,除了上述品質工程上的KNOW HOW之外,尋智公司還把輔導業者的成果和心得彙編在網站上發表,這也可算是另一種型式的KNOW HOW也是貴公司獨特的地方。順便再請教一下;Q.F.D和D.O.E有什麼關連嗎?

A: 任何學問都不會單獨存在的,它的另一端都會和別的學問有所連結。Q.F.D (品質機能展開)和D.O.E的連結點就在更源頭的地方,也就是實驗因子的選擇。讓業者活用D.O.E是我們公司的專長,但是生產條件(實驗因子)的選擇就需要借重於客戶的專業知識。換句話說: Q.F.D可以幫助客戶把他們知道的客戶需求,轉換成工程語言,再藉由D.O.E找出最佳的生產條件組合(KNOW HOW),而且這種條件組合的預期結果是可以再複製出來的。

Q: 用D.O.E來找尋KNOW HOW算是品質改善的一種手法,這種傳統的Q.C.C (品管圈)有什麼不同呢?

A: 傳統的QCC是一群工作性質相似的人員,針對例行性的工作進行改善的活動。推動D.O.E我們則要求All one team ,要求跨部門、跨功能的組合,把研發、製程和生產的人員都納入,讓他們尊重彼此的獨特專業,集思廣義地共同去解決困難,然後建立一個高良率的製程。

蔡: 我在近二十年前的在職訓練中,就有請台大農經系教授到廠講授D.O.E ,可是沒兩下就全部還給老師了。D.O.E的迄今普及度不足,讓我很感慨,連帶對中共的華羅庚在普及「雙法」提 升產能的印象極深刻,所以也想利用義工家長之便,對小學生講授一點統計的知識。

A :我很贊同要把統計知識普及化,而且我還有三個心得:(1)要打破學生的心理障礙,不再認為統計是很可怕的東西。(2)講統計要深入淺出,能夠發現統計就和我們的生活很相關;例如班上同學同一天生日的機率有多大?有沒有人是相同身高?相同到小數點第幾位?高個子的定義是什麼?這樣就很容易把變異的觀念帶出來,引出學生的好奇心,(3)要讓學生對自己有信心,能活學活用。很可惜,我們大專院校理工科系中,把統計列作必修的並不多見。

鍾: 要讓統計普及,必需讓它有趣,好玩。像美國的戴明學會就將戴明的知識設計成為遊戲的型式,在網站上與大家共享。補充一下;華羅庚先生是中共推崇的質量管理大師,他所推廣的是作業研究中的CPM與優選法,不是實驗計劃法。華先生對於把統計用到品管上也沒有什麼表現。

Q: 以下想問些較私人的問題。請問你如何走到這個顧問業的?

A: 只能用因緣湊巧四個字來形容。我在華通電腦公司做到總管理 處處長的職位時,下一步是什麼呢?總經理嗎?那個職位與我的個性相合嗎?為了使個人專長與工作做更好結合,所以才會以教人活用D.O.E為職志;而去創辨了尋智專業顧問公司。這 幾年下來的成果,讓我步伐更堅定,對自己的當年抉擇也更歡喜。

Q: 你曾經在好幾家一流的公司服務過,那些公司可否算是一個學習型組織的標竿企業呢?

A: 面對未來,企業內的員工都應有再學習的能力,企業才可能繼續生生不息。最近我常會問人,「我們這一代的文盲多,還是我們父親那一代的文盲多?」如果我們把文盲定義為一數學式子;分母是一個時代所有的知識,分子是一個人所擁有的知識。(詳見拙著新文盲時代)那麼我們就會發現到,其實我們這一代的文盲比父親那一代還多。每次去逛書店,我明顯感受到書架上的新書目不暇給,這還不包括電腦網站上的資訊交流呢!所以學習型組織是必然的趨勢。企業每一位員工都學習一些,才可讓整個企業體文盲的比例變少一些。

更重要的一點是,我們過去的經驗不只不全然可靠。甚至還可能讓我們面對未來變革時。由一項資產變成各負債。也就是說,企業員工必須有系統的去學習。有目的的去使用,讓知識在加速度組織中發揮效用。許多企業中的讀書會紛紛成立,這不是巧合,而是一種洞燭機先,面對未來的一項準備,我本人喜歡讀書,因緣際會接辦一個讀書會,在尋智公司的網站也有尋智書摘的一個園地,都是在這種認知下的具體行動。

Q: 你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請問宗教信仰對你的影響有多大呢?

A: 我是得天獨厚,生長在一個基督教的家庭。本來基督教的教義中,就有著自我調整與改善的精神,這與我多年來從事品管工作是相輔相成的,聖經也變成我的另一項資源來印證許多真理。戴明博士也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他在講領導就十分有人 性。譬如他講領導、要求自己先做好榜樣,要主管不要責罵身陷系統中的部屬,要去探討系統的因素,像紅珠子實驗就是一個例,他的宗教情懷,讓他能把每一位員工都當平等的人來對待。比起若干政治人物只講權位(Authority),不講人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看戴明的書令人如沐春風,心想;如果我有這樣的老闆有多好!

鍾: 這就是所謂的「Servant Leadership」。戴明博士篤信基督教中的信、望、愛,所以才會在九十高齡還要努力來修改他的著作,這種Hope和Love,也都會繼續影響他的信徒吧!



Network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