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work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為幼兒教育而走(1998/11)

幼教聯合會

幼兒教育和托育問題長年受到忽視,不公平的資源分配,以及不合理的幼托政策,使得台灣雖然已邁入現代化國家之林,我們的幼兒教育與福利卻大幅落後。許多婦女仍然受困於幼兒教托問題,而無法享有現代婦女的地位。多年來,經由民間團體長期的努力,我們認為該是結合全民力量團結一致,喚醒國家重視幼教問題的時候了。

我們社會對幼兒的教育和保育已經有相當高的需求。以目前五歲幼兒就讀幼兒園(含幼稚園與托兒所)的比率已達96%(含所有就讀立案與未立案的幼兒),四歲幼兒就園率高達91%,以及三歲幼兒也在60%左右來看,國家對於幼兒教育必須承擔的責任已不能再迴避了。

國家是應該承擔更多照顧幼兒教育的責任,但是我們看到國家在處理幼教問題時,仍然沿襲其一貫「封閉」與「限制發展」的心態在規劃,完全漠視近年來民間對教育現代化的強烈需求。這次「為幼兒教育而走」的遊行,提出「在公平開放中發展幼兒教育」,正是針對這個問題,提出以「開放」、「鼓勵發展」的新世界觀,希望能真正觸動國家在幼兒教育的「資源」與「權力」的核心問題,要求作結構性的改造,來重建台灣的幼教環境。

「為幼兒教育而走」運動,主要提出以下幾個訴求:

訴求一:實施幼兒教育券

民間要求全面實施「幼兒教育券」,來真正擴充幼教資源,並達到資源公平分配。

我們國家長期漠視幼兒教育,不肯將經費投注在幼兒身上。國家對幼兒教育的補助,以目前三至六歲幼兒佔受教育人口(以三歲至大學畢業計19個年齡層計算)16%,而幼兒所分配到的教育資源,僅佔中央補助各級學校教育總預算的2.72%(教育部1995年的報告)來看,國家投入幼兒教育的經費只及它應有比率的1/6。很明顯,幼教資源嚴重短缺。

大家都同意國家應該拿出錢來補助幼兒受教育,問題是要採取怎樣的方式?對於這個問題,民間團體以及幼教學者基本上已取得共識,一致認為實施「幼兒教育券」是目前最有效的經費運用之道。因為「幼兒教育券」能直接減輕幼兒家庭之教育負擔,並達到資源公平分配,同時,更重要的是教育券比其他方法更能提昇幼兒受教品質。

「幼兒教育券」,是政府由取之於民的稅收,以券的形式支付給有幼兒的家庭,作為幼兒受教育的定額學費之憑證;使持券進社區內的幼兒園就讀,幼兒園再憑券向政府兌現。

實施「幼兒教育券」可以有效解決以下幾方面問題:

A、「幼兒教育券」可以提昇幼兒受教品質:

我們認為採用「幼兒教育券」,會比政府自辦公立幼

兒園,或直接補助私立幼兒園,或發給「幼兒津貼」,更能提昇幼教品質。原因是教育券比其他的作法更能同時保有家長和政府監督幼兒園品質的機制,缺乏家長的平行監督力量是目前體制內公立為主的中小學教育的最大弊病;而缺乏政府的監督,則是目前私立學校亂像的根源之一。所以針對目前以私立為主的幼兒園生態環境,我們認為採用教育券會是比較好的經費運用之道。

實施「幼兒教育券」可以提昇幼兒受教品質,因為:

1)教育券賦與家長自由選擇教育的權利:

由於教育券還保有讓家長自由選擇淘汰幼兒園的機制,因此透過增加家長自由選擇的機會,會加速公立、私立幼兒園以及其他幼教機構相互競爭,自然會提昇幼兒受教的品質。

2)教育券增加政府監督幼教品質的權力:

過去由於國家投入幼教的資源極其有限,所以國家也很難展現其監督幼教的公權力。但當國家的資源進入幼教時,我們認為採用教育券,會比政府直接補助私立幼兒園或發放幼兒津貼,更能讓政府監督幼兒園品質,因為政府可以依據該幼兒園的教學品質或教師的福利待遇是否合理,來評審該幼兒園能否領取或者能否繼續領取教育券。

3)可以協助解決教師福利待遇:

當政府有一筆龐大的資金經由教育券投入幼教界,將吸引更多的人才投入,這使得幼兒園不得不提昇品質,否

則就會在競爭下被淘汰。而提昇幼兒園品質的關鍵之一,是在能否穩住有素質且有教學熱誠的好老師,而穩定師資最起碼的條件是提高教師待遇、照顧教師退休福利。

4)提昇公立幼兒園的品質:

實施教育券後,公立園所將和私立園所一樣,有部分經費來自家長的教育券,當公幼不再獨享低學費的優勢後,公幼就和私幼一樣,得面對家長選擇的壓力。同時由於公幼有部分經費要自籌,也比較能擺脫公立學校的層層管理和僵化的行政體制,行政運作將會比較有效率。

5)解決「不合格」幼兒園的問題:

立案評審社區化是實施幼兒教育券的先決條件,因此以「學校社區化」的原

則來修訂幼兒園立案標準,將使教育券的實施有更開明進步而且合理的基礎。當一些原本因立案標準不合理而無法立案的幼兒園,也能合法立案時,這些幼兒園將被納入政府的監督,也能因此留住好的師資,而提昇品質。

B、教育券可以使資源公平分配

大多數民眾冀望政府自辦公立幼兒園,但是目前全台灣的公立幼兒園只能容納五分之一的五歲幼兒就讀。教育其實是昂貴的,我們粗略估算政府自辦幼兒園以及私立幼兒園的成本如下:(本表計算方式詳見本白皮書第35頁):

公私立幼兒園成本比較表:

幼兒園

類型

一般

國小

附幼

台北市

公立

托兒所

高雄市

公幼

前金.裕誠

台北市

私立幼稚園

收費標準

政府每年每生補助 71,000 121,000 128,000 0
家長每年自繳成本 32,500 32,500 26,000 91,350
每生每年教育成本 103,500 154,500 154,000 91,350
備註        

由上表得知:無論是公立幼稚園或托兒所的成本都大過私立幼兒園。以政府投入這麼高的公辦成本,姑且不論公辦基層教育的弊病(公立中小學教育的問題尚殷鑒不遠),單就公辦幼兒園所需龐大的經費與土地、房舍,在可見的未來似乎不可能馬上達到。於是政府若無法在短期間內也同時照顧到其他80%的六歲幼兒,勢必很難抵擋民眾對資源分配不公平的強烈質疑。

從上面數據,我們很清楚看出就讀公立和私立的幼兒,所受的資源不公平待遇。公私立幼兒園家長每年要繳的幼兒教育費:私立家長是9萬元;公立家長是3萬2千元。這也難怪私立幼兒園的家長有很強的不平之鳴,因為就讀私立幼兒園的家庭等於受到雙重剝削,不僅要繳納

稅金去補助就讀公立幼兒園的幼兒,又要自付學費去讀私立幼兒園。

目前台北市每年發放10,000元教育券,高雄市發放5,000元教育券,這麼低的金額是無法達到提昇品質的功能。這不足的金額其實是要靠中央來補足的。給與幼兒教育補助是每位幼兒應該享有的基本人權,國家責無旁貸,所以幼兒教育券一定要由中央統籌規劃並發放,讓全國的幼兒都受到國家同一水準的照顧。所以幼兒教育券至少應有一半經費是來自中央。像日本的幼兒教育津貼就是由中央和地方各負擔50%。

訴求二:幼托合一

台灣的幼稚園和托兒所在行政主管、師資的培育與進修、環境設備、立案標準、收托年齡都有不同的規定,基本的區分原則是:托兒所以社會福利、保育為主,由內政部主管;幼稚園以教育為主,由教育部主管。

但是同樣是三至六歲幼兒,他們同時需要保育和教育,並不會因為主管規定不同而有不同需求,當幼兒發展的理論愈被開發,人們愈深切瞭解到幼兒的保育和教育是不可或分的,於是在一個幼兒園裡,同時存在著教育和保育的人員,或者是一位教師要同時兼具教育和保育的理念,已是民間和學界普遍的共識。

「幼托合一」已經是世界潮流的趨勢,我們很遺憾看到政府對於這個干擾幼教界多年的問題,不僅沒有正視民間強烈的需求,反而因本位主義,更加強幼托的分流。

民間要求「幼托合一」,主要有以下幾方面的訴求:

A、幼托行政資源整合

民間要求教育部與內政部要擺脫本位主義,以「鼓勵發展」代替「限制發展」,聯合設置中央幼教委員會,來處理共同的事務。只有教保行政組織整合,才能提供完整的服務,並能避免資源的重疊浪費。

B、幼托師資的合流任用

民間要求無論是幼稚園或托兒所,都需要有教育和保育的人員。同樣面對三到六歲幼兒,沒有道理有不同的師資標準。英國幼托合一的作法,就是讓保育員和教師都可以在同一所幼兒園任教。

C、幼托師資的合流培育

民間要求讓幼稚園和托兒所互通師資,幼師與幼保人員合流培育,然後以「教師職務階級」來讓不同學歷和不同經歷的教師合流。幼托師資培育管道若不能互通,整個民間長期培育出許多具有豐富現場經驗的高職保育員,將會因大學的學歷標準而阻斷了他們在幼教界的出路。

訴求三: 真正開放師資培育管道

很多人耽心開放師資培育,會不會引來大量不適任教師。但是修畢教育學分,其實就像其他科系學生修畢專業課程一樣,譬如像建築科系、機械科系,只代表具備某種專業知識,可以很快進入職業現場。至於要不要聘任這些培訓過的專業人員,則留待職業界的篩選與淘汰,往後的發展其實是各憑本事的。

A、開放空中大學、社區大學、社區學院開設幼教系和幼教學程

我們要求真正開放師資培育管道,要求開放空中大學、社區大學、社區學院開設幼教系和幼教學程,讓家庭主婦、在職教師能修習幼教學分。

B、開放大學、二專幼托學程給已畢業的大學、二專和高中高職的學生回流選修。

另外,民間也要求一般大學所開設的教育學程,能開放讓已畢業的學生回流選修;同時能比照同等學力放寬,開放大學、二專幼托學程給二專生和高中高職生進修。

C、開放民間培育師資

開放讓民間專業團體與學術機構合作共同培育師資,像世界有名的蒙特梭利、Waldorf、福祿貝爾等學校及其師資培育機構都是屬於民間團體,都有他們深刻的教育哲學,也自行發展出一套完整的教育專業。

D、以同等學力鑑定落實職業證照

今天談教育改革,談尊重實務經驗的「職業證照」,談「學力鑑定」,就是希望打破文憑主義,尊重職業現場工作者的實務經驗。學校教育絕對不是獲得知識的唯一途徑,對於個人在專業領域的經驗以及個人以自修方式獲取知識,國家都應該給予學力檢定。所以這裡談「教保師資合流培育」,並不是要所有的教師都要去修大學教育學程,再去擠窄門,而是我們承認相關工作經驗可以等同高一層的學歷。



Network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