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ication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教育與淵博智識體系

作者:鍾漢清

一、綜述:是內容也是研究架構

「教育」在西方的希臘字源的意義為「引導」。

「淵博智識體系(Deming's System of Profound Knowledge)」中的「profound」,據The Random House Dictionary言,含有?鑑`入的組織力;?ぐ撳悀W透徹;?Жx握完整全局;??深入;?伂o自人格深處等,在在與教育原意呼應。

我們可以說,教育的內容應該改革為以「淵博智識體系」的?齬曋|、了解系統觀;?々F解變異的理論;?リF解理論的智識及??了解心理學等為主。而非以一些短視的技巧(skills)為主,關於教育與學習的內容,要切中現實世界及顧客所關心的世界;學習共同體(父母、老師或公司同事等)的建立;自主學習等重要議題的討論。有待大家進一步的發揮。

有意思的是,英國教育人員Jone Seddon在闡述「戴明式高品質的學習」時,指出「優質教育為個人對於卓越的承諾,而由團隊合作持續改善以及不斷再設計的過程所達成」。她把淵博智識體系下的學習之轉化環境畫成一循環,讀者可從下圖一中略窺各子系統的要點。

本文用淵博智識體系為一分析教育的架構,以作為建立優質教育之張本。一般美國教育人員講戴明,認為他對教育的最大貢獻是「強調終生學習之樂及各種內在學習動機因素的激發」,這樣可能太忽視此體系的威力了。

二、系統知識

關於教育系統的最好描述,我認為是下則對於「書」的禮讚:「無書籍則無知識,無知識則無學生;無學生則無教師;無教師則無班級;無班級則無學校;無學校則無教育當局;無教育當局則無教育系統;無教育系統則無前途─一切皆因無書而起。」此語固然為《The Bookseller》的自賣自誇,卻有許多道理在。工商企業近十年才憬悟「全系統優化」的重要,而教育界的系統觀則尚待建立。

系統為一由相互影響而環環相扣的子系統所構成。上述的「教學、班級、學校、當局、教育系統」等,都可以分別視為一子系統,所以可以就其「投入、轉化、產出、環境支援及結構等等因素」,評估其品質並試法提昇之。由於教育系統是由個人及「經營管理、社會、技術」等交集而成的,所以我們可以就「策略管理」─主旨、遠見、任務等規畫,追求各層次的「顧客滿意」;也可以就各種教學過程及營運,追求PDSA的持續改善;更可就各種實驗、專案來管理,由數字來管理;最重要的,是「以人為根本」的教育品質、尊嚴的建立、個人品質的「樹人工作」。

就系統品質的評估而言,我們的教育系統之最根本的缺失是「宗旨的淪亡,目的的迷失」,完全談不上整體系統的最優化。過分重視聯考及文憑等,完全扭曲了教育,再加上教育部的「反鬆綁」及「封閉、自圓其說的心態」,使得整個教育充滿「愚人、惡棍(體罰、惡補)、激進份子及最大多數的充滿無力感的被動師生」(此為創意大師de Bono說英國教育界對「思考」的看法,借用之。)

對我們而言,提昇整體教育系統的品質,成為下世紀的最重要建設,而「終生教育」為改革的最大立題之一。品質管理人士應該勇於投入「教育改革的異質交流、激盪」工作,協助教改過程中關於結構(工商界的教育大學,老師待遇及學歷,班級大小,學校大小等等);教育過程(家長參與、社區鄉土、本地教材等等)、結果(學習效果、考試等的彈性等);其中更牽涉很多學習理論及實驗,相信品質專業人士在這些方面可以幫點忙。

就系統學而言,期盼「教育的品質管理系統指引」能建立起來。目前教育界,很缺乏諸如理想教育系統之設計,系統動力學、軟性系統方法論等等學問的協助,以提昇其品質。

三、心理學知識

戴明在「學習、變化」的心理學,許多論點值得我們用來反省、檢討當前的教育系統。他的基本看法是:人生的價值在於「終生樂於學習,樂於與人分享知識;人人不同,教育領導者(教師等)要特別幫忙弱勢者,追求公義及教育的根本尊嚴,要成為學習的教練、諮商者、良友,協助掃除各種學習上的障礙;學習貴在自主自發,要屏除目前許多流行的外因激勵之神話,例如各種形形色色的獎賞、目標管理、口號、以金錢作為誘因;強制一定人數、比例的不及格式評分法;過分強調金錢獎賞、名利考績法等等,這些在在構成人生幸福的破壞力量。獎賞制若以操縱、控制別人為出發點,而不是基於「與人學習、為善」,則應該清除之。

戴明心理學理念,固然有很強烈的價值觀為根基:世界之文明,多由人人合作,彼此雙贏而產生;人是由自己及環境的諸多變異因素所形成的獨特個體,是自主、平等而且無法用人為方式評判等級的;生命的意義在追求「幸福、樂趣、學習與成長」;這種掃除種種似是而非的外在擁有(Havings),以及強化生命的價值、尊嚴(Being),是很有人本教育的基本精神的。

從學習的品質心理學而言,人莫不希望自行掌控自己的快樂幸福,此即為「品質、成功」的渴望;我們天生有好奇心、好學心,想多了解世界;我們也樂於表達自己的個別而獨特的看法;同時,我們樂於與別人建立良好的關係。所以學習的社會,在於強調終生學習,持續提昇生活品質。學習的內容要有趣,與「顧客」切身相關,社會各關係人要形成可以安心學習的環境及共同體。

四、變異知識

教育系統中,有師、生、行政人員及其它相關人員,有機器設備,教學及支援過程─有產品及服務,這些元素的變異,可能由機率原因(即共同原因)造成,也可能由非機率的狀特殊原因造成。區別這二種原因及管制狀態(可預測)的品管原理,實為教育中很根本的要點。

教師、家長或學生,很容易誤把共同原因(制度因素等),誤以為是由學生等特殊非機率原因造成。我們常常不能消除過量的考試(檢驗),而且因為只看一次成績就定高低成敗,容易造成反應過度的干預(tampering)現象,徒使系統變異更大。這些論點,請參考戴明著名的漏斗測試,這二種錯誤(把共同誤為特殊原因;特殊誤為共同原因),對於人力資源造成很大的浪費。

教育人員應了解人與人之間,班級(或學校)與班級(或學校)之間…的變異,其意義為何?此時我們是否該採取行動?如果這樣,採取什麼行動?換句話說,該把教學視為─有變異之系統,我們得先了解其系統之能力。請注意,必須先求此系統穩定,即在管制狀態下,然後才可談預測,談能力才有意義。如果對系統的要求,超出其能力,會造成許多浪費、損失。這點在哈佛大學商學院近來放棄其多年來實施強制1/5不合格作法,可得明證。

教育系統中有許多重要的情報,涉及人的情意因素,這方面可能根本就無法衡量或量化的,我們千萬不要強求要評鑑、考核、考試,這只會增加情報成本,從而造成傷害。

五、知識之理論

現行教育體系中所傳授的,大多為片面性的情報及技能,談不上知識。因為知識的問題,必須以理論為主導。我們可以說,沒有理論就沒有知識,沒有預測,沒有學習。

根據字源,理論(theory)與劇場(theater)同為"theo-r'os",意思是「觀眾」。所以,人們發明「理論」,其深層涵義是藉由它來協助我們了解世界。因為理論把經驗理出頭緒,是個充滿發現、想像、熱情與痛苦的過程。所以,理論要言之有物,有具體的決策準則、規則,可以運作後,才能談決定、溝通。換句話說,要講究「作業定義

(operational definitions)。

就教育而言,我們得記住「缺乏理論之基礎,就無所謂的"觀察",所以除非以理論來協助我們研究各種經驗及榜樣,否則就沒有辦法把該經驗或榜樣消化。」此所以我們無法惡補或灌輸知識。如果強迫行之,只不過浪費或「揠苗助長」而已。

在教育中,太講究所謂的"實用",很可能使學生成為「落實其先輩錯誤的人」。戴明說得好:「人永遠不知道什麼是實用的。了解了,就能應用…我了解的,早晚都會用得上。問題出在你是否了解透徹…(可借)現在每個人都期待別人務實點。」

戴明終生試著依理論(假設)而行事,並不斷改善其想法及作品。

 



Application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