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ication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美利新經濟(1998/10)

作者:鍾漢清

(一)海耶克與自由主義

友人蘇國勳買批書,其中月海耶克(F. A. Hayek,1899-1992)的 Law, Legislation and Liberty: A new statement of the liberal principles of justice and political economy,我請他把它留下,先讓我翻翻。因為近日讀他的1974諾貝爾獎受獎演講 The Pretence of Knowledge,仍覺得切中時幣,例如時下人們喜歡談 複雜等,對於量化、量測,系統(秩序)等迷信或更甚,把民主(方法)誤以為是 宗旨(aims)。海耶克的對知識觀點,有許多與戴明相同,而他更雄辯,更 博學

我看他晚年的努力,極敬佩。他在該書中用下述話作後語:

Man is not and never will be the master of his fate: his very reason always progresses by leading him into unknown and unforeseen where he learns new things.

作者在這本書(三卷合一)中說,或許該先看其《自由大憲章》(周德偉先生有譯本,台灣銀行出版)。後言中又說已草擬一新書,不知是不是《不要命的自負》(遠流, )。台灣的自由主義仍是後繼有人,如殷海光基金的一些朋友等。不過不知是否仍有周先生遺風。(周先生起碼能建立國際網絡,也自有見解,雖然多人贊同,但也算是很難得的讀書人。)

周先生在1974年應陳忠信等人到東海大學演講,內容忘了,不過周先生講題為 如何以美利利天下(美利據周先生說是取自易經,有人說應該是“以美利和天下”)則仍記得。這是“射利計”vs. “傳世”的考量。我們不知要如何思考 美利是戴明的 新經濟學的主旨,大概是吧! 

(二)環保經濟學人簡介

偶爾, 我們會介紹一些奇人給此網站的朋友, 希望多引進一些偉大心靈。

蘇馬赫(Schumacher)

最近拜訪英國 ‘resurgence’ (網址 www.gn.apc.org )了解它是 “An international forum for ecological and spiritual thinking,” 看了一些好文章。了解Small is Beautiful 的作者有碩士課程及學院等, 也看了一很不錯的講座文章。並要了本雙月刊(免費)參考。

很懷念昨日蘇馬赫先生寫《佛教與經濟學》等文章。(參考名作Small Is Beautiful,中譯本《美麗小世界》等)。該集團內容豐富, 可惜不知為什麼上該網站的人不多。讀者不妨去 “巡禮求法”。

西蒙(Julian Simon)

經濟學家西蒙談論人與環境: 人們稱我為一個樂觀者, 其實我不過是深諳領情之道。十年前, 抗生素治好了我受嚴重感染的手指。要是以前, 醫大概只能建議我用熱水泡或是最後動手術。這是科技的進展。我六歲時得猩紅熱, 是最早的一種奇樂磺胺劑救了我的命。

我感激電腦和影印機, 又為了大學生如今打幾星期散工就可以有錢搭飛機回家省親而感到欣慰。我更慶幸連在貧窮國家裡, 兒童也有就食和求學的機會。所以我不明白那些對進步採取「對…可是…那種模稜兩可態度的人。」

這位西蒙是極樂觀的。他1998年2月8日以65歲過世( 21日的 The Economist有篇悼亡文章 )。指出他對下世紀做了二大預測: 人在物質層面上樣樣進步, 不過大家仍會繼續抱怨凡事每況愈下──他二十餘年前與人打賭,沒有所謂的成長的極限, 結果幾乎所有基本材料都降價, 他贏了!

他最有影響力的書是《經濟資源( The Ultimate Resource )》指出才是最終極的資源。

有技能、有精神(靈性)和充滿希望的人們會為己利而竭盡其意志與想像力而發揮己長, 從而造就令人類幸福。

  1. 環保經濟小論

戴明學派喜歡講的一句話是: 「對於經營者許多無法衡量的東西或目前還沒知道, 其實極重要, 而且是可經營之, 管理之的。」戴明指出的一些例子是顧客對品質/商譽的反應(乘數效應, 不管是正面的或不利的), 以及員工對公司的不信任,愛國情操、愛情和關愛等等。我們還可以加上很多例子。今天就談「無價之寶的環保(an invaluable environment)」(主要根據 The Economist 98年4月18日-24日, P.77 )

近來環保人土鼓吹所謂的 綠GNP觀念, 即國民收入帳中, 除了人造物的資產外, 也應該計入自然資源的資產得失。譬如我們拼命賣林產給日本, 表面上有收入, 可是這對環保的真正代價呢?應該把對社會的負作用計算進去才行, 譬如我們開許多高爾夫球場, 種許多檳榔, 在水土保持上、水源污染的損失如何?又譬如我們鼓勵許多石化業設在濱海區設廠, 除了多一些收入外, 其外部效應怎麼算呢?我們能不能用整套帳來算( 整合)這些(經濟與環保)呢?

近十年來的努力是, 如果能分別加以計算的話,倒是稍為可行(不過難題多), 若想合併成一套綠GNP帳,則極為困難, 而如果要把環境整合成一套綠GDP, 那大概是夢想而已。因為要把環保資源帳弄成堪與財貨帳互通,仍是 牛頭不對馬嘴, 原因主要:是要用錢來衡量環境資產頗難。這有點像「測不準原理」, 你一旦給資源一定的價碼,這樣做本身就眾說紛紜了!人們對它們的看法、想法, 做法都會跟著改變, 譬如某國立公園的林產值多少?更不用談其它諸如眾多小生物可能滅絕的“評價”問題了( 經濟學家的所謂 邊際量 理論、思路, 在此一籌莫展。)而且, 環境財因地、因時、因人而異。

現在較為可行的分式是對GNP等採用 作單位, 而對環保 採用 物理量 作單位。這樣雖然不甚滿意, 不過暫時也只得接受了!



Application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