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ication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分數的過度反應(1999/03)

作者:鍾漢清

以「水平思考法」馳名國際的「創造力」學大師狄柏諾博士(Edward DeBono)近期即將受邀訪台,與台灣人切磋其一系列的「非批判思考」與「創意學」。不過,除了付得起其上課費用的工商界外,教育界是否也願意聽聽狄柏諾對歐美,乃至於台灣教育思考課程的意見呢?狄博士著作等身,其首創的「水平思考法」一辭,早被收入牛津辭典,廣為學術界重視;甚至工商界亦將他列為「管理學大師」。然而,遍尋政大公企中心的圖書館,竟找不到一本他的書。由此可見國內在此一領域的「眼光」有多遠!

狄柏諾曾經對「考試分數」有一妙語,引起筆者寫本文的興趣。他說:「試題答錯的學生,不妨給高分,因為,他們檢討後,很可能從中學到新東西,所以值得用分數獎勵一下。相對地,那些答得不錯的學生,表示他原本就了解考試的的問題,只不過把知道的拿出來罷了。如此考試對他們而言,反倒沒學到東西,所以,不值得鼓勵。」這段妙人妙語,可謂直指問題核心,值得吾人深省。

與狄柏諾類似的見解,當今世界首富美國微軟科技公司總裁蓋茲先生喜歡用在商場上曾有敗績的人作手下,因為他們刻骨銘心的體驗,經常是最珍貴的資產。

反觀台灣的教育界,我們似乎太迷信分數了。經常聽說,某教師或某家長認為小孩沒有每科考九十分以上,就是不好,「不及格」!這造成即使平均達九十分的學童,甚至也可能落到全班後半。這些對分數過度反應的「分數症候群」,早已經變成危害台灣教育最烈的「殺手」之一了。

讀者若喜歡打乒乓球、高爾夫球或游泳等運動,或許便會有如下的經驗,即一旦學會到某種程度,功力便會停留在某個「穩定」的狀態。至此,每次比賽的成績就會隨當日體能、心情、對手狀況以及現場環境或氣氛等等因素,在一定的範圍內起伏。雖然偶而也會有出奇好的表現,或者運氣很背的時候,但是,基本上其「績效」差距仍在可預測的範圍內,這就是「品質管理學」上所謂的「在管制狀態下之系統穩定」。

在此種「穩定」的狀態下,除非從系統中找出根本原因,改變其要素,否則不妨「順其自然」,因為各種不當的「干預」或病急亂投醫的作法,都將徒勞而無功。

同理,許多實驗已經告訴我們,處在「管制狀態」下「系統穩定」的學生,如果愈想以惡補、提高考試頻率等方法「干預」,很可能反而會造成「苦主」的績效變化更大,更不穩定。至於這時候,如果又不斷以該次考試成績如何地差來責備學生,則恐怕「愛之適足以害之」的弊病就更大了。

大家不妨思考一下,大部分的考試對學生而言,只不過是全人格與全智能的一小部分與小小的抽樣,其成績頂多也只是某種「參考值」而已,所以,那有必要為此「過度敏感」呢?

--1995年10月16日立報12版--



Application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