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ication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教育系統的績效「問題」(1999/06)

我過去近二十年在一些知名的組織工作,而過去六個月轉變生涯事業,做個自由的志工,參與一些社團與教育改革運動。其間最常聽到的「問題」是:這(論文、專案等)對教育改革有什具體而重要的貢獻?

這實在是一項頂有意思的「問題」。委實會使人想起西洋一本名小說中的主角G.Stein在臨終時,他的僕人兼密友A.B.Toklas向前低語道:「告訴我,這一切的一切的解答是什麼?」Stein答道:「問題是什麼呢?」所以系統學專家C.W.Churchman

說,其實人生或社會過程並不是一次接一次地消費「成果」,而是一連串愛、恨、喜悅、失望、創造、破壞的過程。因此,也許問題該調整為:「這些努力對教改這有生命的過程是否有生動的貢獻?」

其實教育系統是由許多不同階層的子系統(配件)所構成--有學生、教育當局而構成全國教育系統。因此,這些系統的成員來自各方,可以說是一些直接與間接的顧客式客戶。可惜的是,每一顧客對系統的績效判斷都不一樣。譬如以學生為例,也許他(她)在小學以下,但求快快樂樂地上學學習、遊戲,而以後就會更具體地要求「學到東西」等;教師對待遇及教好學生的環境、設備則很在意;行政職員呢?待遇及辦事順利;學生的父母呢?學費不要太貴而教育品質要高,而有許多家長則以為升學至上;地方、社會呢?稅賦及資源分配等....;或國家呢?人盡其才,學習的社會?.....;而高等教育又有點不同,一流的教育品質是頂重要的。不過,正如本專欄一再強調的,要先好好界定「高品質教育」,它的作業定義是什麼呢?

教育績效的制定不免要有社會公義(平)、道德及技術績效上的考量。若以全球風行的美國幼兒電視教學節目「芝麻街」為例,純就教學科技而言,學生對教學主角(玩偶)的熱愛等,都可以說它是很成功的教育節目。不過,很多中國人仍質疑該節目的績效不彰,原因是它的原先設計後的目標中,有機會學些基本的文字、數字故事、唱歌等,不料結果很可能使富家子弟的學習效果更佳,反而加深了「學習資源」上的社會不公平現象。我們的教育系統也類似,近來才稍為投入一點心力,想補救母語及少數民族教育呢!

過去數十年來,各種聯考扭曲了我們整個教育系統,這早已是有識之士的共識了。可是四十年過去了,只摸得些技術性的改良,可見所謂「教育再造」多困難。我認為教育改革是每個人一輩子的事,大家都要持續關心。

所以說,教改是超越學際的綜合性問題。而「好問題」並不是一串敘述後再加個符號了事。Churchman 教授說得好,如果教改所提的問題會使我們引火而焚,那也是災難。所以教改的藝術在於要引燃,使許多人產生熊熊火赤誠,可是也不可過分激進。這是中庸之道。

(1995.11.20.)



Application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