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ication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方法論的迷失(1999/07)

報上載,因為某國立大學教授被批判其著書為改裝某大師之作而成,有人不齒其「學格」,有人卻又大聲疾呼要多教研究方法論,以使教授、老師以後懂得怎樣研究。

著者曾在東海大學建築研究所兼過方法論,對於這種對症下藥方式,未免覺得是隔鞋搔癢,被手段所迷惑,也是弄不清楚「充分」與「必要」條件:方法論也許是必要的,但絕不是充分的。「文抄公」並不是因為不懂得方法論,而是投機、無恥,請想想,報上的文抄公還是最高學府的博士入試考試委員呢!也許他指導許多碩、博士呢,很難相信他不懂得方法論。

最的方法論在各科的「經典之作」之中,譬如看看達爾文的各種著作,才會曉得「人的研究」竟可以是創意百出的,人的各種「表情」甚至在一百五十年就可以「研究」並且做得有聲有色....可惜的是,我們的教科書中有太多簡化的假科學,譬如科學一定要循既定思路才會有所發現....等等,真是天曉得,為何有人把李遠哲比喻成化學中的「莫扎特」呢?他們的「作曲」與研究難道是修方法論來的嗎?

行有餘力,讀點較軟性的方法論,例如中央研究院某院士談治中學心得,對功力在某種水準以上的人,也許肴觀摩的效果,但是對於初學者談方法論,卻反而是「本末倒置」。

以外行人來看,專業教育課程中,實在充斥了許多「分解」了的「教學方法」,老師學生可能都未真正「下海」去教學過,所以這種講究「如何游泳」、「游泳心理學/運動學/社會學/社會心理學...」或「游泳方法論」的做法、教法,大概實際上也和「紙上游泳」差不多吧。為何不下水游看看,先了解自已的水性呢?

教學的活動以人為對象;然而,每個人的學習速度與習性都不同,而且人的創造力是無限的,所以不要太強調「方法論」,方法論本身就必須面臨「後設方法論的批判」。

讓我們先深入了解理化,再看看怎麼教吧。而不是在課堂中,「三讀通過」,唸一些定理、公式與「實驗結果」就算完事,讓學生到最後仍一頭霧水,對理化與數理愈來愈疏離。

--1995.10.26--



Application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