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ication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杜拉克論科學管理──小注(1999/12)

最近,杜拉克的《管理的實踐》(The Practice of Management,1954)重現江湖(以前有協志等譯本)。不知道為什麼杜拉克的原序不見了?這本書也沒引得。

杜拉克在書中有段對「科學管理(Scientific Management)」的中肯批評:

「Indeed, Scientific Management is all but a systematic philosophy of worker and work. Altogether it may well be the most powerful as well as the most leating contribution that America has made to Western thought since the Federalist Papers.」

經過五十餘年,這段話仍很有意義。一來是工作(work)一直是人類文明中最重要的”項目”;而倡導科學管理者如泰勒氏等,對工作是有些真知與灼見的,這點在數十年前,全球(尤其是日本)想砭泰勒的氣勢中,杜拉克一本本段引言之初衷,為泰勒氏辯護。(參考他的文章《科學管理法的時代意義》 1986,收入《邁向經濟的新紀元》,志文出版社)。

這段文章中,更用一本政治經典作:Federalist Papers(※)來比擬科學管理,內行的人都知道,《聯邦論(或譯聯邦黨人文集)》是美國政治理論與實務的經典。杜拉克近年來仍一直認為,經營事業要有這方面的負責及精神制度上的修養,並哀嘆美國”斯文”喪失。

《聯邦論》不僅數年前由Charles Handy發揚為「企業組織聯邦論」一文,而得Harvard Businsee Review的年度首獎,其實也是中華民族要談統一所必須深思熟慮的作品。我以為像大同工學院的林挺生院長,除了講授亞當史密斯的作品及之外,可考慮也用它當教本,而如果有「讀名著學企管」這樣的課,更應該讀它。

※繁體字有今日世界版;簡體字有商務印書館版本。



Application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