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ication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滿意與完美

1111('99)中國時報「浮世繪」版有篇介紹日本人「妹尾河童」的快樂秘訣,標題採自河童(Tappa)喜愛旅遊,每到一處就要問:「"我很滿意"怎麼說?」因為他常旅行去未知(異文化)處探索,要常常本著「原來如此!」「真有意思!」的心情來處世,日子才會好遇!

這是很健康的處世哲學,與戴明(W.E.Deming)博士要求領導人或管理人不可要部下能做到求完全,而要體讓,多了解「系統變異-心理-智識」整體看人的系統,多具菩薩心是一致的。不過,這使人想到司馬賀(H. A.Simon)一輩子強調的:管理人事實上不追求「最大化(maximizing)」而追求「適意(滿意satisficing)」是相關的。我們請讀者參考一下《管理行為》的索引,以及司馬賀為各重專業百科全書(例如著名的經濟辭典)所寫的專業文章。

這篇文章要談的是,有人提出對他「但求滿意」反對意見,例如運動員要打破紀錄、藝術家要追求完美,可不是「雖不甚滿意,尚可接受(按:這是"適意")」。但我們仔細分析後會發現,其實「追求卓越」等,都只是追求適意而已。這種分析,可自己作或參考D.N. Perking著的"The Mind's Best Work"(1981, Harvard U. P)

其實,完美正如幾何集中的""般,是沒有作業定義的。我們固然可量力而為,但由於我們的「有限理性」限制,可能無法「零缺點」的。值得注意的是,作品或東西或人生等雖難免有「缺點」,並不意味著整個作品就是有缺點的,例如(我們的電腦/電視機的幕(screen),其實是有很多小瑕疵的,因為它們是玻璃或IC製品,在極長而極複雜的"搬運"過程,發生碰傷等缺陷,仍是"必然"的。不過,它們不只堪用,可能也很令人滿意呢!)

「求全」是我們的標準,而欲達成它,就必欲有系統的思考及作法,而這可不是容易的。我們看看「國立編譯館」在「編」、「譯」、「出版」等成績,簡直是"慘不忍賭",是三流的或不入流的(即使各種"世界學術名著"),就不難了解,譯作者、編、校、出版、作索引、註解、印刷者等等(甚至原作者)相關人士的團隊一體是極重要的。



Application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