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ication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傅園偶思「止於至善」 (2000/03)

HanChing Chung

常常在早上路經台大傅園。

12月見一花圈,我心想,傅孟真的墓,可比胡適的墓典雅得多了。有點可悲,現代人很少會再想像老一輩的人那樣,追求真實才學(他們認為學位可免了)。現代人很少有精神的家鄉(真正的希臘羅馬的精神),台灣已沒人再設計出傅園這種墓園。

孟真先生逝世快一甲子了(四十年十二月)。園外是震耳欲聾的車聲哨音,Y2K病毒和元旦假期近了。傅先生其實對這些眾生相和台北國民黨的種種醜相,都只能一笑置之了。

傅園內的噴泉聲是一種振奮。台灣的噴泉,大半是失靈的,我們仍搞不通二千年前人類已能勝任的工程能力。

看這歷經近一甲子的園林,樹已成林,但人們常常只能見樹不見林。正如我經常走過傅園,卻很少也機會進來憑弔,沈思一下子。

傅園之主是誰呢?傅先生的學問也不小,但他了不起,承認胡適是偉大的。他堅決認為,很少人有資格評斷「我的敵人胡適」的。我對傅先生的學問幾乎不知,只了解他是能在體制內成大事,能「轉危為安」的領導力(治好台大,就是好例子),光是這點,就很了不起了。

如今的台大是「追求卓越」計畫的主角。我們把Excellence譯成「卓越」,其實這與傅先生所深知的希臘價值是不協拍的,因為Excellence是一種至高至善的道德境界,應是「止於至善」。

 



Application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揚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