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談恐懼與愛

有許多行業其實是根據「恐懼」之假設而建立的,如保險業根據「人有旦夕禍福」的想法;如化妝業根據人們怕老化的恐懼 。

恐懼是免不了的。我們活在這世界中,其實真的要靠無形的「安全」的提防保護,才不致於「步步驚魂」、「隨時危險」、「馬路如虎口」 。我在杜邦公司接受全面安全管理教育,才知道生活中處處是危機,真是令人引以為戒。

換句話說,我們活在這複雜的世界,戒慎之心必須有。當然,我們不可能時時刻刻如履薄冰般過日子,但也不可不慎防許多可能之危險(不安全)。如開車時警覺、採防禦性駕駛方式;如注意各種可能造成背部受傷的動作 這些都是屬於良性的「恐懼」。

我們此處關心的是惡性的恐懼,即會造成不健康的恐懼之心,不管是對個人或組織不健康都包括在內。譬如,恐懼失敗,使大家不願嘗試革新、創新,甚至造成「扭曲系統、造假數字、報喜不報憂 」等心理。恐懼也使人們內心承受極大壓力、焦慮,從而癱瘓我們,或讓我們玩世不恭。

恐懼、焦慮的後果,不只可能造成身體上或情感上的挫折、傷害,其實,也有許多無形的損失。根據《戴明深遠影響》P.212的說明,大略綜述恐懼對個人及組織之弊如下:

影響個人

影響組織

〝打,不然就逃〞之行為

破壞團隊合作、協力

喪失健康

傷害分工

流於平庸

流於平庸

只重視短期

溝通不良

不願接受風險

造成黨派分立

不信任

不信任

在戴明博士的《轉危為安》中,他認為恐懼是品質、生產力、創新的大障礙。他舉些美國人經常碰到的恐懼,如怕失去工作、怕工作績效不佳、前途(生涯)選擇機會有限、失去個人信用、缺少主管的信任等等。他比較少談具體的做法,即如何驅除恐懼。不過,戴明博士曾說:「美國商業的根本大問題是人們怕討論人的問題。」換句話說,商業中的主體─人─竟成為討論的禁忌。

Gitlow夫婦這樣說:「高階主管人員想否認人有其難題及恐懼之心。他們在職場中視而不見,只想履行其〝管理性職務〞。他們底下有中階主管,可作為問題的蓋子,可作為防撞、吸收振盪的擋箭牌,使他們得以遠離工人,而忘了他們真正的工作是要處理員工問題,消除其恐懼,並鼓舞人們發展。人會受到感情很大的影響,所以恐懼會是他們情感健康及工作表現的障礙。主管必須把每一人都當成獨立的個體來面對 其實,主管本身也經歷同樣的恐懼,應該可以與下屬交流。」

謝爾肯巴哈在《戴明修練(一)》(P.107-111)除了談些組織上為了息事寧人,彼此不相揭瘡疤等恐懼之後果外,更進一步談「高階主管對知識的恐懼」。他把戴明博士之十四要點的其他要點,都和恐懼建立起關係。

David Bohm是個量子物理學家及哲人。下文摘自《意義呈現─與Bohm週末談》P.115。

問:也許炸彈威脅,怕各種混沌 會有用。

Bohm:我不認為恐懼行得通。我認為只有愛才行得通。恐懼產生不了創造力。

問:當然不,可是你知道,雖然大家甚少注意基督徒對愛的信息,許多人卻開始了解他們必須自己發展出此品質。我認為我們面臨的種種威脅,使人了解這才是出路。

Bohm:但願如此。我 不知道。我一直懷疑恐懼是任何事的動機,因為我以為它扭曲之。

問:既然提到恐懼,你能告訴我你認為恐懼是什麼嗎?

Bohm:你是指它有何意義吧?首先,我認為我們在原始、動物的層次,感覺危險就會有恐懼,這常是反射。譬如說,我讀過某種鳥兒怕鷹,所以即使看見紙做的鷹,也會嚇得呆立─也就是說,任何那種鷹之形狀就是危險,也就表示恐懼。就是說,危險喚起身體的化學作用,而採取適當的反應,不是嗎?我想這大概是恐懼之始。

問:所以恐懼好像無止境的逃避環

Bohm:對。恐懼在一定程度是有意義的,以後也一向如此。不過,困難在於,人腦發展出新皮質層,從此思想中可產生各種想像力,該可解放恐懼。也就是說,恐懼擾亂思路。你知道,腦受恐懼打擾就不能好好思索。化學不對嘛!

問:也許恐懼很有用,如你所說的。

Bohm:對原始動物而言,的確如此。

問:好吧!不過我們現在也許有比恐懼更有用的東西,即發展出對立刻知曉或敏感力的能力。如同有蛇潛入室內,我們馬上知道,從而可反應之,先採取適當措施。

Bohm:我想如果你尚未被蛇咬過,大受驚嚇之前。我看過一電視節目,某人被蜘蛛嚇過,得花極大力氣才能克服。他們被它嚇壞了。我們個人或集體都有各種恐懼,如怕陌生人、怕敵人。一旦恐懼當道,一切(腦)化學作用、電性、血壓就不同了,思路不再清楚。我認為我們的教育系統常會加強恐懼,因為教育多採恐懼方式。我是說,小孩做錯了就處罰,做對了就獎賞。這其實是一體兩面的事。也就是說,恐懼、快樂和狂熱是同一件事。我讀過一些腦結構之研究報告。腦中有些快樂中心,一旦被激發就會快樂,如對貓作用,再加強刺激,貓會怕極了,再加強之,則又一陣喜樂之熱狂。因此,這些情感都會改變整體化學。

我們必須面對恐懼之本質。你問恐懼之意義及其本質,我以為恐懼開始時是一種動物水平的反應,隨後與智力及想像力混在一起。然後恐懼干擾思路。以致愈怕愈會激發怕之想像。

問:我們可談點恐懼之反面吧!它是愛 。



Essay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