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松下問童子:企業及教育理想國安在?

前言:

著名的暢銷書作者:哈佛大學企管教授John Kotter的著作,大陸一口氣幾乎出齊了全集。「天下文化」最近也出版了他的“Matsushita Leadership”。我因為平時對松下早有涉獵,很快地讀完原著,了解大要。我再看天下文化的介紹它成為暢銷書,更深感東、西方極「隔」。松下的“全集”及該公司相關的信息,台灣幾乎全有,不過英文廣受歡迎,也表示英文語系國家對其一生「偉業」所知有限(儘管PHP出了些松下的著作英文版)。

我只作了一句筆記:Quality education didnt require a class room(p.214).信其然也!

為了讓大家了解松下的一些面向。特別把幾年前的二篇文章提供大家參考:

  1. M公司的品質故事
  2. 松下的教育觀

M公司的品質故事

1982年﹐我曾譯了一本《品質洞識力(Qualitysense)》﹐十餘年後﹐發現當年以為佳作的書﹐竟然覺得不值得花力氣整頓一番再上市。

儘管如此﹐其中仍有些品質故事﹐我認為可以接下來講﹐或許會有一點啟示。

M公司是很少能從傳統的家電業成功轉型到以半導體及移動通訊業為主的公司。這種根本業務的大轉型及「以品質改善」為公司業務主導思想﹐很值得我們學習。

不過﹐1980年代初﹐該公司讓售的電視機﹐已成為大家談「日式管理」之威力的樣板個案了。《品質洞識力》上第一章就以「魁沙(Qusar)公司的恥辱」為題﹐開宗明義寫道﹕

「1974年﹐日本松下旗下的一家小公司─魁沙電子﹐在美國伊利諾州收購了一家搖搖欲墬的美國電視廠。魁沙介入三年後﹐就將該廠改頭換面。美國電視製造業整體製造的累積缺點數平均是每百台150個﹐而魁沙每百台的平均缺點才15個﹐比美國平均好上10倍。比較起來﹐魁沙在日本的姐妹廠更為優異﹐每百台的缺點數只有魁沙的一半而已。¼ 但是曾幾何時﹐風水輪流轉﹐日本品質已躋身世界一流水準﹐你一旦買了日本貨﹐幾乎總可以信任其性能和可靠性。

實際上﹐日本青出於藍﹐給美國(她的老師)不少品質的教訓。魁沙的品質﹐在某些方面﹐是創美國同行的記錄﹐事實上﹐魁沙也使美國許多公司愧煞。

為何美國的品質無法和日本並駕齊驅﹖究竟是什麼地方出了差錯﹖為何美國人常常擔心其產品能否滿足消費者期望﹖為何產品和服務的品質毛病如此多﹖包括汽車賣出後又緊急收回、品質低劣的成藥、玩具使小孩受傷害、醫療服務品質低落等等。

揭發並解釋美國產品品質的現況﹐可說百家爭鳴﹐但大多淪為泛泛之談﹐殊少能深中肯綮。譬如說﹐有人把低生產力和不良品質歸咎於技術人員的失職﹐但大家知道﹐不願或不能將事情做得漂亮的人畢竟只有少數﹐絕大多數的技術人員都有心做得好﹐何況他們只是缺乏適當的指引。魁沙廠改組前後﹐人員並無改變﹐就是最佳的明證。無疑的﹐普天下之人都願意將份內事做得完美。

此刻﹐我們追逼問題核心﹕我們尚未學會把事情化簡處理。我們被迫應急地使用複雜的方法﹐卻將一些改進產品和服務品質的有效工具﹐置之度外。

由上述陳述﹐我們得到這樣一個結論﹕高階主管大多未能了解品質保證在創造利潤方面的潛力。若僅以狹義的技術職能視之﹐它不過是一技術職能罷了﹐但若了解品質保證的潛力﹐對銷售及獲利能力必大有裨益。

本書的宗旨在此﹐我們稱它為品質見識(Qualitysense)﹐乃是把常理及基本的品質保證技術加以融會貫通的器識﹐此種相輔相成的豐富結合﹐可使品質計劃更有成效。」

可是﹐讓我們看看在這榮光接下來的故事。十餘年後﹐我在報導經營之神─松下幸之助一生的影片中﹐才稍為了解那家在生產上成績極亮麗的背後﹐也犯了一般公司以製造為主而不顧其他經營層次問題的覆轍﹐終於功敗垂成。在影片中﹐高級幹部在巨大的悼念場中說﹐要融合美日的文化﹐使它們在異地能發揮日式生產管理的綜合效果﹐至少也還要50年到100年。

原來﹐魁沙公司也採取由日本幹部管老美員工的方式﹐產生許多文化溝通上的衝突﹐再加上原先魁沙的日本母廠﹐堅決要美國廠不用研發﹐儘管採用「來料加工」的方式﹐最後﹐當然無法在一極競爭的國度中繁榮興盛下去。

所以﹐品質(不良率)的故事﹐只是一小戰役而已﹐經營上更要談更複雜的策略及文化衝突等問題。這不只見之於魁沙公司﹐也見之於松下及Sony分別買下美國的媒體公司﹐輕信「媒體內容」為下一世紀企業決勝的關鍵﹐而忽略是否能領導外人發揮創造力的艱難問題。最後﹐賠大錢了事。

松下幸之助的教育觀

最近看了國際論壇報的一篇報導,指出美國高等教育失衡,其品質固然不錯,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博士供過於求,失業嚴重。因為企業一方面大事合理化,另一方面也有經驗了解就業的博士,大多以保住飯碗、薪水為主,談不上多富研發或創新精神.....美國的高等教育,一向質量俱佳,如今仍難免面臨外國籍學生造成博士失衡問題。這倒使我想起極力講究「平衡、和諧」的松下幸之助的教育觀,值得參考。

松下幸之助先生(一八九四~~一九八九)小學沒讀完,後來卻成為國際上知名的「日本經營之神」。他生前有次到哈佛大學講演,對於美國最優秀的商科學生,大談管理哲學和宏圖(vision,二百年後的企業、國家觀等),使得西方學生大惑不解。然而松下先生為實現其追求世界及人類的繁榮、和平與幸福(PHP),於一九四六年就創立「PHP研究所」,出版各種書籍、刊物,推行各種教育及公益活動。松下先生更於一九七八年九月,設立「松下政經塾(Matsushita School of Government and Management)」,以柏拉圖及東方傳統的君王教育方式,培養未來的領袖人才。

松下先生雖非教育專家,但是很懂得真正的教育,我個人認為他的看法,自成一家之言。他深知任何事業要靠人,所以人才的培育非常的重要,不過,他認為日本企業的在職教育發達固然可喜,但是最要緊的卻是教導員工「熱誠」等精神教育。

松下先生對於日本的教育資源浪費很痛心。基本上他認為日本「廣設大學」,而人人以大學文憑為目標的價值觀,形成「不懂得真正民主而以企業方式經營許多野雞(野生)大專」的失衡教育體系。他認為「調和」為大自然的基本道理,所以應貫徹人人都受義務教育的要求,但是高等教育則應限定資格。大部分人要儘快就業,或接受類似德國式學徒制教育。

他寫過一篇《假如東京大學消失.....》痛陳日本各大學浪費國家寶貴資源,而成績卻是乏善可陳,老師常很自私、驕傲或是擁兵(學生等各種資源)自重,由此可見日本教育的沈ㄎㄜ之一面。所以他極力主張日本大學數目應該減半,老師待遇提高,而國民要揚棄「師長貴而士兵賤」的不民主、虛榮心態。換句話說,他認為大學該培育精英。

我不認為松下先生的想法毫無意義,反而以為很值得我們進一步研究其教育體系觀。在他著名的《松下理想國中》中,國家政府採四院制,即除一般的行政、立法、司法院外,更添設「教育院」,這種組織洞識力是非凡的。他認為義務教育期為十年,由五歲入學,內容以道德、歷史、外語(國際觀)及群育(世界大同)為主。

我們對他的見解,或應不卑不亢地想想。經營之神的重質不重量的素人教育觀,值得三思。畢竟,大學等高等教育為社會發展的泉源。

---84.12.18.---



Essay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