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水木清華談科學哲學(1998/10)

作者:鍾漢清

(一)

9月12日參加清華大學哲學研究所舉辦的「科學哲學與科學史」學術研討會。以前對科學哲學一向有興趣,近日也想寫篇 Shewhart-Deming的品質哲學發展史。研討會有近百人參加,在當前條件下,能發表十篇論文,品質尚可,真難,例如莊文瑞先生研究牛頓的《原理》的方法學,光台先生研究《格致草》。其實企業的許多活動,例如新產品,流程的開發等,都可以納入「科學史」(例如講杜邦公司的 Science and Corporate Strategy可以是商業史,也可以是公司科技史。)企業人士對科學方法很自覺、自重的。我很感謝有機會與會,學習、認識朋友。

張旺山所長《論韋伯的「價值中立」概念》一文,更談到韋伯也談到戴明晚年覺得很重要的一概念:「轉化(他用變形,即metamorphase)我覺得在“用世”上,韋伯與戴明相通。因為戴明本身是位很敬業的思想家,也能如韋伯 逆著潮流游泳而保持知識上的忠誠。

戴明或許也是能窺人類命運進程一隅而感動莫名、胸中火熱的人。然而他是應用統計學家,晚年所從事並不是 社會的自然科學(海耶克語,如人口統計或傳染病之流行研究),而是「所有的這些對象都不是根據它的 真實的性質來下定義,而是人們對於它們所持有的見解而下定義」的「社會科學」(海耶克《社會科學的事實》),他認為統計學家也該 改變世界。

張所長再贈其論文《韋伯的價值多神論》,《韋伯的科學觀》,《韋伯的「文化實在」觀念:一個方法論的分析》,《馬基維里革命:「國家理性」觀念初探之一》等。益覺得必須進入韋伯的「理解」和「科學」與歷史/經濟世界。我們要談《組織有感情嗎?》這主題,也得參照韋伯。

(二)

晚餐令人難忘,我與武男兄(請電話來聯絡)因談威士康辛大學而相識。他從那取得數學博士,我則與該地區的Brian Joiner, Peter Scholtes等顧問公司熟,我對威大的統計學者,也有些認識。他向我解釋以前大學夢見某定理操作性証明故事,而他學的連續,柘樸等概念,使他容易接觸藏密 因緣論,他又介紹新的數學証明軟體,並說他打算在交通大學通識課上多用網路

與中研院的李國偉先生等同桌。他的論文《証明的流變》寫得清新可喜,我知道他對天下文化的科普編輯有功,鼓勵他寫科普。他說正在合譯《再見,笛卡爾》(為一邏輯史科普)。他介紹我們看《雙面情人》電影(因女主角一步路之差,故事情節交錯就改觀了。這種 ,只能用電影來表示他說,老師的最大守則是不要打擊學生生的熱情,信心他在台大教書,發現非數學系學生常常較好數學世界會漸變,數月前他去參加某四千人與會的大會, presentations作得最好的,大多為 應用數學家,表達清楚,媒體運用考量觀眾期望他說大陸的邏輯界 流派紛爭嚴重在陽明大學開設「生命數學」新課。陽明的人文意識較強。席間有人談台大的數學、哲學系不食人間煙火久矣!以及「失之毫釐,謬以千里」的渾沌現象,這或不是歷史偶然。

如果朋友晚餐都能作這種交流,又有風雲樓上的晚飯,真大快人心。在這秋高氣爽時節,中午走遍水木清華的邊境地區,真是人間仙境,清華得天獨厚,應善加珍惜。

清華或任何大學,最重要的責任是讓學生有自信自己可以青出於藍,遠比老師更可躋身於國際的學術之林。對學生的真正迫切、期望,給予真正的「道德上」的、智力上的觀念扭轉,使學生看到學術或科學上的「光」,願意一輩子做好一些自認為有點創意、能做得好而樂於從事的事。所有的科學哲學史,指出在人類智力上,沒有任何絕對的權威,但當事者要有原則和理想追求永遠未竟之旅,不管是在「發現上」、「發明上」或「改善上」都是如此(這是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分類,得獎者要在這些方面有重大的貢獻)。



Essay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