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有朋自遠方來(1998/10)

作者:鍾漢清

親愛的時瑋:

不知怎的, 見面時談得這麼熱烈。20年前, 很難想像「東海建築研究所所長」也會如此與同窗談天。我最近「返樸歸真」,竟然能體會《論語》中:「學而時習之, 不亦說乎; 有朋自遠方來, 不亦樂乎; 人不知而不慍, 不亦君子乎!」有些東西, 我們數十年後來有會機會深入其境界並了解其詩意盎然。What a great poetry!

我最欣賞你的八方溝通長才, 努力搭個大舞台, 讓師生們可以各展長才, 這可是境界很高的Servant Leadership--我向你解釋, 這觀念是得自於赫塞《東方之旅》主角成道故事所悟的。

謝謝你對網站的評語, 這是很大的讚美。更謝謝你數日後, 就e-mail兩篇「為天地立心、立命」等哲詩: 我是大隱於市, 多少或能體會都市之心, 而你在東海文理大道上悟出的結構、能量(這些名詞太令人受不了, 清水、磚,多明亮、乾淨俐落)。我也能想像。

只是時光的確催人老。昔日「愛人同志」的女兒都已要向你 師了。二十五年前的愛情故事, 東東與小妮子等等, 一定在校園繼續成長。你和金台有情人成眷屬, 又能回母系當所長, 真是特等婚姻, 特等緣份,是那一輩子修來的福!

相忘於江湖?我說過, 體驗過親人往生的, 就知道人的居所何在。

你每日經過的「路思義(Luce)教堂」,一定仍依舊沉靜。不知昔日志在狂狷的人, 分散台北、紐約等地, 會不會想起在那金黃(色)的牆壁上的燈光下的舞姿; 以及那些霧夜時的眼神。那些郵局的小信箱, 是否仍記得昔日期盼的心。1971年時的《未央歌》是那樣的貴, 我曾說, 看了前面講昆明的天氣, 該閤起書, 過個比它更精彩的大肚山四年。大四時, 重閱它, 沒錯, 如歌如詩的日子,我總算活過。但這些在上帝眼中, 只一聲輕嘆!

現在卜居傅園附近。書架上有本 The City As A Work of Art ,它談倫敦、巴黎、維也納。看那些圖片, 可以銜接昔日你在細忠孝東路的心情。我在台北, 而你卻比我更知道這城市的史詩。現在,我的 禮拜 (*註一)是看 Hitchcock 的 German Renaissance Architecture 中的高雅建築物和E. Male 的The Gothic Image中消失的象徵。十三世紀, 中世紀之秋, 昔日在魯汶大學的那種感受, 正像你帶我去布魯塞爾廣場的 撒尿小童, 我們運氣不錯。那天小頑童正逢節慶, 撒的是人們用萄葡酒泵出我只記得那些亮麗, 不可言說的低地國繪畫, John Huizigan 的家鄉,以及你代我印的 Men and Ideas History, the Middle Age, the Renaissance。我想後現代宛如中世紀之秋,只是不知道光在那裡!

*註一:我向移民加拿大的朋友說,在台灣仍可以過得很充實,即使大隱於市也有「可觀」。例如我的周日禮拜行程如下:7點半看NHK的 平成佛寺巡禮 雖聽不懂兩位 善良信女的導讀,但心有靈犀一點通。只有在這種節目,有機會看各古寺的鎮寺之寶。又我喜歡日僧圓仁的《入唐巡禮求法記》的時代氣圍,包括圓仁從唐引入日本的「聲明」(音樂),在NHK有機會聽到不同佛寺 聲明,真讓人感激得落淚, 心情豈只是「禮失求之東瀛」所能道盡。

八點開始聽「台北愛樂」的「台北葛立果」聖樂(雖不甚滿意,但尚可接受)。上述一小時半是我的禮拜,然後,我自讀《聖經》,參考 Oxford Companion to the Bible ,以及加拿大偉大文學評論家N. Frye(1912-1991)作品《偉大的代碼聖經與文學》。



Essay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