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兩岸三地的無奈(1998/10)

作者:鍾漢清

(本文作於1995年10月,過去三年來發生了許多事件,不過我以為許多原則都未變,或可供大家參考。)

台灣:

信步從中央圖書館(1998年按:那陣子想研究賴尚爾英譯的《入唐求法巡禮記》及日本文學日記。)走到總統府前大道,天陰,由於國慶慶典學生彩排關係交通管制,使附近交通亂了步調。就是因為塞車,眼見塔不上趁機作亂的公車(它開到大道中去),要去搶搭車的話,必須奮勇向前跑,踩過隔離島上的盛開花草,這不只會犯規,也有可能搭不上,因為開車門放人下車後,一瞬間就再關上了呢!反正是周末,也不趕時間,不必做些沒尊嚴的事…

到了廣場,難得大馬路成為人行道,一隊散場背書包的學生走著,我拎著公事包,感覺我與學生也許是五十步與百步之差,可是,心情有點不對勁。路旁的垃圾筒塞滿了廢棄的味全礦泉水塑膠罐,令人難過。正如剛才塞車中,東躦西躦的取巧摩托車一樣,心想,像我這種古板的人,厭惡這些環保敵人的東西,竟然也在這據云充滿活力的都市中混,有點無奈,享受其人文薈萃,卻也恨其污染、沒紀律。

整個大廣場附近公家機構都上了裝飾木板和燈飾,連電線桿上「中華民國萬歲」等口號燈,贈者機構都大大地廣告著。經過馬路上的假牌坊,用手敲之,確定大概是三合板做的,不喜觀這種花紋,這種紫紅,連總統府立面每面小牆上貼滿的東西,我都覺得是對台灣人審美能力的侮辱,實在很難想像,文武百官及千萬同胞,每年意然能忍受這種虛假熱鬧,很難想像李登輝總統這種有點藝術動力的人,能視而不見,年年以這種裝飾,張燈結彩,給夜間攝影製造點假象…

我只好稍為自嘲,還好圖案是畫上去的,不是用黏印刷好的…而眾人通常不看這些點綴,或是匆匆行車經過,不像我今天信步,有機會接觸到其本質。上帝可憐這美麗島上的人民,教育部才剛編巨資規畫各藝術學校課程,看來也許要等老年時,這些新新人類品德也許會高點,也許較不俗氣…

也許,我是例外,我是能體會某洋人詢問自己的問題:「我不可能在一個使用塑膠花來敬拜去世的人的城鎮工作。」何況這要花國慶為閱兵展示的武器價格的九牛一毛,我們就可以讓整個慶典更美。但是,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大部的人,才會了解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對知本溫泉中塑膠花飾的真誠之品質、經濟學的質疑?(按:參考上月《司馬遷千古知音》)

大陸:

數月來兩岸的氣氛很低瀰,走過這廣場,不能不想起北京的人民紀念堂前大廣場的經驗,那是一種有點絕望而空曠的感覺,很難相信,熟讀二、三千年的歷史最後以這種整體設計迎我這異鄉人。空氣在嘲笑,歷史在嘲弄,也許,我是距天安門事件太近來這廣場人民在那兒?

身為某洋跨國公司某事業部所謂「大中華地區」的市場及技術開發主管,卻抖不掉美麗島上的文化包袱,所以對王府大飯店昂貴川菜席上二等官的吃像、談吐,不免很不舒服。唯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旁邊服務人員餐後主動打聽可不可以自行推薦,加人擬成立之公司…我欣賞這種活力……不過,想到附近民房的衛生條件,黃昏時居民樂天地在飯店前乘涼,像極了30年前我台北台灣大飯店前的景像。

愈了解這些,愈對飯店內比台灣還貴的酒席,西式物資供應無虞的自助餐中從大嚼相,感到極度愧疚。而北京正在瓦解、消失…許多當地人的話中總帶玄機,譬如對政府的「養人像養豬般」的做法,竟敢直言,可見,這城市也有種活力,像街頭轉角光赤膀的人在唱演平戲一樣,有些東西在持續著,而我行程中的一切,都是封閉系統。大陸一線希望,在往長城的馬路上很偏避的一處,有人躺在豔陽天的樹蔭下看書,不知怎的,在人跡絕少處碰到這種圖像,衝突力竟遠比長城大…

有了這些經驗,對大陸發機上空服人員不知如何(也無什資源)服務乘客,大誤航班,發機三點著地,擠著買機票,被黃牛計程車敲竹槓,火車客不讓坐(不願對號)…等不愉快事,都因誤搭普通車,從上海到無錫,西裝筆挺與民眾共車,同聽點車上播的台灣歌曲而淡化了。

不過,我們仍然是很尷尬的港澳台同胞,很多時候要多收門票,有時想,口口聲聲同胞受到這種岐視,很生氣。不過最氣人的,是洽商時碰到「全包」的對台辦?他們與台胞掛鉤,硬要我租車,硬要我們上某館子,某KARA OK捧場,偶而揶揄說:我們思想複雜。我則是太直腸子報復:「某日在成都錦江大飯店的電梯上,對他們說,我來大陸是搞台獨的,觸到他們最敏感的禁忌,一時所有笑容凍結,我在二樓停下來時,才指著「台灣獨資公司」的招牌說,這就是「台獨」,才稍為化解氣氛中的火藥味…我對他們介紹成都「人民烈士紀念 」時說,這以後大概會是六四紀念 …像我這種台胞,敢再回大陸嗎?

香港:

一年來未去香港,雖然「明報周刊」及一些大陸的書可以在台灣買到,但是不能去「 虛白齋」看看中國藝品,不能看信報副刊上百家小篇幅雜談,不能偶而看到張五常的文章,未親身經歷「蘋果日報」上場的花招、張力,不能走過站前廣場,偷偷看看亨利摩爾的雕像,不能享受價格合理的美食…這些都是一種惘然。我是能了解、喜愛港人的活力、文化特性,可惜,我畢竟已不做商業旅行,而香港也非我母語之地,只有遙遠的祝福了…。



Essay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