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張大千,畢卡索,摩爾(1998/11)

(下述文章是作者在未看畫展前所寫的,如果看了畫展感受太多反而難以成篇,譬如說歷史博館的杜布菲展極精彩,希望有機會寫他。)

1.張大千在羅馬

9月底, 聯副有人寫《張大千在印度》,讀後益覺得大千是位重情義的典型中國人。大千的藝術是生活的藝術, 不見得全在其作品,起碼我認為他生活得很有靈氣, 其作品是否是「五百年第一」,則是見人見智。

我一直以為大千是少數,難得能在當時遊遍世界的中國畫大家, 然而, 正因為「東方是東方, 西方是西方」,其實大千身在異國, 心在華夏的, 所以他未能走入西方藝術世界, 何其可惜。

我想起大千的一則軼事, 最能說明我的想法。多年前讀羅光先生傳記, 記得提過大千路過羅馬, 並不要求看畫廊, 教堂等, 「反正也是看不懂。」他很誠實,他要的是去些 或可遊走走( 他的畢生所建的名園, 不知能否與義大利的庭園會通? )畫室對畢卡索的重要性,比園重要的多。

我想他用宋墨畫仕女的髮,如此診惜,可惜為何沒機會去看看Durer或波提切利或林布蘭等人所畫的髮呢?如有,大千應有所會通才對?他在敦煌的作畫或研究,幾乎全留在腦中與他俱去。同樣,他去印度看窟畫的觀感呢?

羅馬是哥德的精神首都,大千過此,也是不帶走一片雲彩。東方是東方、西方是西方,很難交會。

張大千會畢加索,也許是歷史的“誤會”,因為張、畢兩人幾乎是極端的對立。據我所知,畢的創造幾乎完全與東方沒交會。可惜,那時,馬蒂斯已逝。他畫室內掛著的一橫匾額,以及馬蒂斯用“書法”寫法國詩人馬拉美的詩,最重要的,馬蒂斯有一時期,畫風頗受中國“書法”、“墨色”所影響──這是我個人的見解,尚未看過有人探討此主題,真是奇怪。我之所以從張與“畢”的“會”,談到“馬蒂斯”,因為“畢加索”的妻子F. 紀絡曾與過一本好書《畢加索與馬蒂斯》,他們可以作某種程度競技和學習,而張與畢,大概在畫上交流。不過畢說得似乎很有理,為何中國人到巴黎學畫,這點問問為何畢也根流法國。

2.千變萬化的畢加索

你九十餘年的業績,會忙壞了幾世紀的世人。有次在貿舉協辦的經紀商博覽會,有家畫商攜來你一幅“一筆畫”素描和複製的海報等,價錢竟然是一般人一年薪資你的一瞬,等於凡人的一輩子(人們必須犧牲大半工作時間的所得,作牛作馬,才能換取你的那明亮眼神、巧手一揮而就的靈感。)

你的成敗,你的情史或虐婦史等等,多成了史。有本小書把你一生的足跡連結起來,就成了那人頭牛身的minotaur。你就是它。看你 和J. Cauteau看鬥牛的神情多傳神

你在台北,我卻只能想起二十年前有位女孩,用你所畫的深情的情侶,來表達她的想念。那才是真的畢加索在台北

3.紀念亨利.摩爾

1998年是大藝術家亨利摩爾的百年紀念。我九月從網站(他的基金會)知道,就想寫篇《向亨利摩爾致敬》來發表。現在是十月了,十月國家慶典特多,就先談點兩岸三地與亨利摩爾。這些都只是個人的一些印象。

一般人都記得摩爾是雕塑家,其實他的繪畫也很精彩,特別是二戰時為以倫敦地鐵為避難所的眾生畫相為然。他喜歡他的雕塑被陳放在公園等開放空地,起碼是戶外。台灣的中國信託總部有一座小小的摩爾的雕作,被警衛保護著(公開陳列,我以前偶而會去敦化北路向它說hello。)私人如誠品書店的創始人,應也有其作品。香港由於英國關係,不只辦過展,在渡輪車站附近有其作品孤立,往來行人很少投目。大陸大概沒他的作品,不過譯書較精。台灣藝術家出版社有“胡說八道”的所謂“享利摩爾全集”,顯示編輯的無知及不敬業。

摩爾是很典型的英國人,你看他成長的家鄉景物和大英博物館內影響他極大的古今雕塑作品,再看看他的作品全集,不能不佩服藝術家的“鬼斧神工”和“奧妙無窮”。我一生最難忘的一次藝術體驗就是摩爾78年在倫敦的金士頓公園的大展覽。

古人善用「無言的詩」來形容畫作、摩爾的作品及環境。就要你出入其中的“八方”去體驗形之內外無盡意義的展開,帶你入神祕的世界。

摩爾的作品,不禁讓我想起J. Milton在Paradize Regained的名句:

Aim therefore at no less than all the world,

Aim at the Highest

建議讀物:

赫伯特.里德《享利.摩爾》顧時隡譯,四川美術出版社。

《觀念、靈感,生活──享利摩爾自傳》曹源譯 人民美術

Philip James (editor) Henry Moore on Sculpture DA CAPO PRESS



Essay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