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自學MBA與書法(1998/12)

我目前唯一訂的刊物是Economist,每周都有一次自覺英文程度不行,生字很多。所以每周要奮鬥半天,算是做功課。這二十餘年看它辦成風行國際的高水準周刊,感慨很深。

Economist有很大的廣告是世界各地的MBA學程。這幾乎是顯學,聽說光是美國就有近百萬人在讀MBA,不知是真是假。

我是自學MBA的。我覺得這樣也沒什不好。大約1980年,我剛進工研院電子所,現任聯華電子的董事長曹先生當時是行政副所長,辦了一次策略研討會,有聲(砲聲隆隆,電子所的人較有主見,不過那時候大家有使命感,因為再幾年,大多主管都出走,再十年,許多人都成為有錢人。我例外,去外商領月薪 ) 以後,我就常思考,什麼是策略?我去圖書館借本公認的好書 Putting it all together,再找本日譯本,花了數月,譯出來,賣了幾萬元稿費,自己也編譯些資料大部份商學的書,都是這樣自學的。當然,我在東海可是修過“中級會計”的人(這對學IE的人,較少見)。我以為MBA應多由“企業大學”培訓,可能目前國內企業規模,識見有限。

我寫過介紹Fordham大學 戴明學者MBA課程。過一陣子,我突然想到一重要老問題:究竟對某行業的深入了解,佔多重要比重?其實,目前流行的MBA萬能式通用法,並不保証它行得通(姑且不論學校學的許多是 的),因為據研究,真正成功的人,大多只投入一行業有始有終,才較可能升上最高主管。(當然,IBM等大公司找CEO時考量的不一樣。)

我自己在電子業二十年,在連接器業十年,是進入AMP後才知道該行業是了不得的行業。換句話,電子業內有千種很了不得的行業,精通的話,吃喝不愁!可也要花上半輩子才能精、通。

我這幾年中年轉行,簡直無法適應,譬如我的子弟兵有人在外頭一月的生意,就是出版業中佼佼者做一年的業績,而人數可能只需出版業的十分之一以下。我在電子業行,在出版業卻無法搞組織戰,淪為單兵做綜全戰(即身兼數職)。更喪氣的是,自己做不到品質及生產力要求、專業成本控制等。換句話說,我以前的 超級經理(品管、研發、行銷等)好像是假的,因為目前我無法“發功

這些使我想起30多年前的小故事。我在十歲左右,有次教務長來代

課,看了我的作業,我記得寫獅子等字,很高興,給我打了「優」,還在作業簿上蓋章,因為他是校內的 書法權威。我得意得很。可是後來不知怎的,被派去參加 書法比賽,那大概是我第二次拿毛筆,主評人看了我的鬼畫符直搖頭幸虧沒罵 豬!(這種罵法,是我到大學看到建築系朋友去修書法,給老師罵的)

我的鉛筆字一流,可毛筆字不入流,這是順理成章的,因沒人教、沒處學。

也許這些故事,可以解釋戴明等人認為統計顧問等很重要,但 固有專業知識也很重要,最好是相輔相成。



Essay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