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作文之道(1999/07)

我稍微懂得作文,已是二十幾歲的事了。回想起來,實在很令人悲哀,一是年紀大了才有點開竅,二是竟然都是洋人給的啟示。

從小學到大學,不知道寫了多少篇作文,甚至還參加過市的作文比賽,得了獎。可是很少老師能說出好壞的所以然。通常都是打個分數,給個總批了事。

我的第一個英文作文老師剛從普林斯頓畢業,我與他同走過東海大學的路思義教堂,他就說,試描寫這簡單、優美的教堂吧。那時候,才感覺到相處幾年的建築物,捕捉起來,並不簡單。

期中考是在教室內掛幅國畫,要大家描寫畫中景、色、人、事。我們當時作文不好,這倒不見得與英文能力有關,而是我們「觀物」的動機與表達的順序、方式或感情不順暢。當然,有些感受是我後來讀《洛陽伽藍記》才有更深的體驗。他對於每種主要的文章形式,都會找些名著分析、討論。每篇習作,給我們說那些優點與那些可以改善的。

那時候,我才知道洋人為什麼強。因為連作文都可以變成研究的對象、學問。他們是個「自覺」的民族。凡事可精益求精,甚至臻於藝術之境。我的另一位作文老師是幾年後就業時的老板。他是位荷蘭人。我們部門常要對某一主題,例如該不該投資,該安置多少人...寫報告給廠長及相關幕僚看。他要求我們的報告正文要以一頁為佳,而且結論要清楚明白,最好先擺在文章前頭,至於有什麼假設,也要事先說清楚。

換句話說,我們要學會用很精簡的話來說服別人,而且要有憑有據,言之成理。我們常常反覆練習,當時沒有電腦,打起字來真辛苦,而老板對留洋碩士甚至也會毫不保留情面地斥責。

我很幸運有過這些磨練。後來自己當了許多年主管,偶而給部屬一些建議。有的則認為這些是雕蟲小技,大丈夫不為也。

我個人很慶幸碰過這樣兩位洋人,覺得有所獲,雖然教的是洋人在十幾歲可能就學會的東西。

看了殷登國先生舉「長袖善舞,多財善賈」故事,說其「弦外之音」為「作文的方法,只有多讀書,以求言之有物,舉證翔實等」有感而發之作。

(1995.11.17.)



Essay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