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文人用世(2000/01)

  近來有機會把梁宗岱先生的一些藝文和報導連起來,一嘆。

  德語系大詩人黑爾克,先後與大雕塑家羅丹及詩人梵樂希過往從密。梁先生譯的梵樂希《論哥德》及《跋》,令人肅然起敬,就看譯著,就知道梁先生對哥德了解頗深。梁先生與梵樂希的交往,更是美事,梵樂希在為梁譯《陶潛詩》作序談中國詩等,對梁有”神交”。

  又讀梁譯黑爾克的《論羅丹》。我們對羅丹的了解很有限,不過去日本近代美術館,看過館藏及庭外那複製的《地 言 門》,該可感受到他的”雄心”──《思想者》及其中一構件。

  以前讀過梁先生學生補些譯蒙田的散文集的《我不想樹立雕像》,知道梁先生譯文是可逐句朗誦、改的。

  多年前也讀過梁先生後來棄文,研究起中醫了,煉藥淑世,可惜壯志未酬。

  不知怎地,想到連林語堂這種人,都曾經花了很大的心血弄中文打字機的,後來賠得慘。(林先生生不逢時吧。)

  不管是在中國內的梁,或在國外,都能表現出那代文人的生命力,他們在文章上一流的之外,濟世(或用世)的事業即使未成,也留下典範。

  現在的N世代,大概連我這種”遺韻”都沒機會聽了,所以我記下這兩則令我唏嗟的淵博行者的故事,只能表示對梁、林的敬佩的萬分之一。



Essay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