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笛卡爾在他的時代(2000/01)

  笛卡爾的學說,近年來許多二手文章都怪罪,這是因為西方數百年活在他的陰影下。伏爾泰早就指出笛卡爾思想更可畏,因為他說的很有理似的。

  他的方法論或精神法則,在本書中是以得自上帝的直接恩寵而留給人間的。我們的文化沒有這種思考方式,所以金克木教授建議我們至少看看《方法論》的法、英(譯本,中文難譯),感覺一下”理性”的威力。

  他的努力思考,能留給後世好學深知者對話空間,所以梵樂希(P. Valery)仍要與他用數學、詩《一夕談》,找出精神法則。

  本書各章引他人詩人極妙,譬如我們這些異國人,對他的理性主義或證明,「我思故我在」等,所知多半很皮毛(外國也如此),以致人云亦云。本章代序引梵樂希《我的浮士德》說:「關於我,人們論述的太多,搞得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誰了」真是妙不可言,因為浮士德是西方文明中的通天幽靈,笛卡爾或許也是。不過,理性也有時會有低潮,孟德斯鳩就說:「歐洲人遭遇不幸時,別無他法,只能閱讀叫塞涅卡的哲學家著作。」笛卡爾也對他的《幸福生活》等作品研讀,並以它作為座右銘:

嚴肅的死正等待著

過於為人所共知

卻死於不自知的人

Illi mors gravis incubat

Qui, natus nimis omnibus

Ignotus moritur si bi.

  笛卡爾回其朋友(公主)詢問:「為使能運用美德而應該認識的真理是怎樣的?」為下述四條真理:

  1. 有一萬能的、完美的、萬無一失的上帝,乃萬物之所繫;因此對我們的遭遇,要從好的方面接受。
  2. 我們有一截然有別於肉體的靈魂,讓我們憑藉他享受”此生所沒有的無限量的滿足”吧!
  3. 宇宙的廣延是極其廣闊的,諸天創造出來的,不單單是為了服務大地,對我們這小星球的匆匆過往,如果給予他所沒有的重要性,那我們就太狂妄了。
  4. 我們每個人都是國家、社會、家庭的一分子。我們的誕生、誓言、寓所都屬於他們,永遠必須看中整體的利益超過個人的利益。(中譯本265頁)


Essay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