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雜記波依斯傳(2000/01)

3月19日在台大聽了師大曾曬淑教授介紹:波依斯(J. Beuys,1921-86)的裝置藝術,多年來的一些資訊得以整合,甚性。十年前在日本市面上看來不少的有關波依斯(以下稱波)的書,甚至已過世近一甲子的史坦那「人智學」的書,看不談哥德全集,現在都能貫穿。

  波在台灣有本傳記譯本,由藝術出版社出,吳馬/譯,很簡要、中肯。不過這次曾老師介紹的拿/理大皇宮的告別式展,書中從缺,甚為可惜,我以為現在這展,更可發現波的先覺或玩笑,因為看該書,猶如看中國皇家古墓(地陵,惟波的”皇”是思想中、藝術中的皇;據曾老師說,該展覽的海報卻是汽車保養處辦公室,很廉價的”血腥色”房子,充滿對比、反諷(對皇家展覽廳而言))。

  展覽的風水(波逝後骨灰灑北海)詳細計劃,二櫃,一為波的臭皮囊隱喻,另一為他的身外分喻;三面牆上各有3、1(中央)、2片銅鏡反映他隱約的一生。

  櫃內主體有他對身體之隱喻(足部,意志(油脂),創造力,身軀(感情,心毛氈),脂(思考)),另身外物有他的”遠足”背包、杖許多細節都略去。

  這是一妙不可言的告別式。他又投入下一輪的生命中了,只剩下他櫃內頭上的天線在與我們做溝通,讓我們回想他的一些作品標題:革命的鋼琴、路的情境他太太早說過,波在生前就已遠行而去了

  這位把藝術觀念擴張到政治、社會、經濟、生活等層次,提出「新選擇的號召」的人,把學說、哲學、措施、佈道、宣言等「非暴力的轉變」,帶到他的「新百真正社會正義的社會」去了。

  波令人覺得他是為淵博的行者。我每次路經台大活動廣告,看到他們的通識課程中找了些名人,大談「我的學思過程」。我以為應談「我的迷思(神話)過程」。那些誤以為他們學到什麼或壯志未酬的名嘴,其實也多是口頭禪罷了。很少有人看波那樣活過。

  不知怎地,把波的裝置藝術看成裝飾藝術,他也是現代版的《華嚴經》,就是用花莊敬(裝飾)。大皇宮內沒花,花在波的妙法中。

  他一再談轉型,唯人能解答作品最大的謎:Sphinx

  擴張的藝術觀念就是生命處處可為藝術創造,而思想透過藝術再生。



Essay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