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雜記費里尼(2000/01)

  費里尼喜歡在片中引一位修士的話:「凡事皆為神蹟,唯須用心領悟。」(A291)

  他認為生命是魔法(幻想、電影(用他來卸下許多記憶的重擔))和麵包(現實,有外遇而對元配死忠(她睜隻眼閉隻眼,自我調侃:「天才總要有點”特權”」))的組合。她慶幸瘋狂經由成功地轉化放送,最後竟得到世人的讚許,交了這麼多一同冒險而後才擁有共同記憶的朋友(即使口頭上不喜歡有人研究他,對窮數年功力作費里尼論文的人,他仍慷慨地多花出時間共同讚嘆

  雖說費里尼活在他的作品(”我拍出的從自我出發,可以尋找到自我責任完全在我。)中,他還是說了許多自傳《夢是唯一的現實》(遠流),有精采的註解及索引、敬禮)和《虛構的筆記本》(商務)。也許他的一生最了不起、最精采的隱寓是”馬戲團”:「我是一名小丑,電影就是我的馬戲團。」

  電影不同於小說,是”現實的”,又可以激發各種感官,同時協作的媒體。

  沒有成功的秘訣,因為之前有效的,之後不見得有效。每片都猶如第一片般,歷經同樣的恐懼、自我懷疑、擔心自己會不會像魔法師般,把自己看到、感到的無形的東西,轉化給觀眾,讓他們能看得到、摸得到、感應得到,這才是成功的關鍵。

  改造他一生的時刻,生命及事業的轉捩點為:羅塞里尼在一小間黑屋裡專心盯著剪接機工作銀幕上靜寂無聲(他極注意他片子的任何音響)──多好啊!如此,眼睛看到的,就是一切啦他感到有人,一語不發地向”我”招手,要我走近一些,一起分享那種經驗。

  在「獻給馬戲團」這章很精采。

  「聖方濟不也是說自己是上帝的小丑嗎?」

  「老子則說:『下士聞道,大笑之。』」

  費里尼讓白面小丑(高傲理性結合完美主義)和奧古斯多(本能、無拘無恕的自覺)碰面後握手言和,然後各自保持原來面目一起離開,讓聞道者(下士、白面小丑)與大學者(奧古斯多)成一理想教化寓言。

奧古斯多:我口渴

白面小丑:你有錢嗎?

奧古斯多:沒有

白面小丑:那你不口渴

羅馬的風情是費里尼的根。他是很義大利的,很米開蘭基羅的樣子的。(羅丹談雕塑,除了法國大教堂外,就是希臘的費  及米開蘭基羅而已,不過,近日李安同的文章說,去Syslis大教堂看米開蘭基羅的話,不怎感動,因為米開蘭基羅在世,會畫印度的德行蘭女士

愛情

神話

大路

塗鴨

  他從不看自己的電影(每次拍時都要求完全,因為他在意不朽。)。

  讀任何自傳或揭示的書,或許都只是一番邂逅。畢竟他的筆記本差不多是這樣:在奇蹟般的寧靜中,海面上降下雪來然後突然一片靜默。



Essay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