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迷與覺 (2000/03)

HanChing Chung

閡於事理曰「迷」;為外物所誘曰「惑」,積惑不返曰「迷」,胸無所主。

最近「迷宮」又有點流行的樣子。「迷宮」就像是隱喻人生錯綜複雜曲折、難以抉擇、神秘之旅。我們的文化中,似乎沒有這玩藝—我的台大的一位人類學老師,他也這麼說,這令我更百思不得其解。因為如果迷宮真是人生譬喻,我們不玩它的話,究竟玩什麼?

我查《辭海》,卻找到隋煬帝築過「迷樓」—根據《迷樓記》條文為:「煬帝苦宮殿顯敞,而無曲房小室,項昇進圖樓宮室,幽房曲室,玉欄朱植,互相連屬,千門萬戶,上下金碧,人誤入者,雖終日不能出。」帝大喜:「使真仙遊此,亦當自迷,可目之迷樓。」選後宮女數千居其中,唐帝入京焚之,火經月不滅。不過中國文人不迷"迷宮"之隱喻,所以錢鍾書《管錐集》提〈迷樓記〉而不語其它神秘事。

講談社編的英文本Japan百科全書談到城(堡)時,也以其喻迷宮也!

阿根廷了不起的作家(所謂「迷宮的創造者」)Jorge Luis Borges,作了不少迷宮主題的小說/散文/詩,我七0年代買本英譯企鵝版《迷宮(Labyrinths)》,二十年後才仔細地看它,最後一首詩是1964年自作墓誌銘(Elegy),談他的精神神遊國度、地方、友人,結果是「Oh, Borges的命運,也許不會比你更奇異。」他把曾在倫敦漫步(遊)於紅(磚屋?)和寧靜的「迷宮」經驗寫上:to have wandered through the red and tranquil labyrinths of London…。他有詩題為〈迷宮〉,以沿「單調城垣間可憎的道路而行,它就是我的命運」另一位與他(我們)相互尋找著的是「死」。「但願今日是這場期待的最後一日。」

當代文化被OBHadison , Jr﹒等人喻成一座迷宮,有著一條條若明若暗,似有似無的曲徑去處。現代人居住其中,猶如《失樂園》中那些死去的天使般。「也許我們將永遠不解,因我的身處於自畫的迷宮之中而無法自拔。」

學問(科學)也曾被亞歷山大教宗喻為迷宮:他讀了牛頓的《原理》後說:「一巨大迷宮但又非雜亂無章。」

迷宮是可以作為了不起的數學問題來談的。《科學的美國人》在198012月號就有篇文章介紹。Willom Ponndstone寫了一本《理性的迷宮(Labyrinths of Reason)》Doubleday1988),介紹過各種悖論,迷題(puzzles)宜探討知識的脆弱。



Essay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揚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