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Books


Villon謠曲 (2000/03)

HanChing Chung

《經濟學人千禧年專刊》選了法國詩人Villon(維庸或維龍,1432-?)作為浪漫詩人代表。他一輩子接近底層人士,後遭放逐,不知以終。他對「死亡」很敏感,留下「優美而雄壯」的《大遺言詩》《小遺言詩》等謠曲。

下述是他最有名的《絞刑犯謠曲》或稱《維庸的墓誌銘》,英譯者為Stephen Sisson,中譯取材江伙生譯著的《法國例代詩歌》(武漢大學出版社,P.76-77

絞刑犯謠曲

我們身後活著的兄弟,

不要對我們冷酷無情,

若同情我們這些可憐人,

上帝會更早地恩寵你們,

看啊,我們五六人被綁在絞架;

我們精心保養的豐潤的皮肉,

早已被腐食和腐爛,

剩下白骨,成了灰燼與塵土。

我們的罪行無人譏笑,

請祈求上帝將我們寬宥!

既然我們稱你們為兄弟,

就不要對我們輕蔑不顧,

雖然法庭已將我們定罪。

而你們深知世人本無至善至美;

請寬恕,既然我們已經死去,

歸向聖母瑪利亞的聖子,

但聖恩不竭,天長地久,

讓我們免遭地獄的雷火。

我們已死,但願靈魂不受追究,

請祈求上帝將我們寬宥。

我們遭到雨水的澆淋,

太陽把我們曬得焦黑;

鴉雀叼走了我們的眼珠,

又扯下我們的眉毛和鬍鬚。

我們得不到片刻的安寧;

四處飄動,像總在變向的風,

任意不斷地愚弄我們,

像戳滿針尖,群鳥圍啄我們的皮肉。

我們這團伙你們不要加入,

請祈求上帝將我們寬宥!

聖子耶穌,是一切的主宰,

別讓我們淪落到地府陰曹:

我們與它無瓜葛也無欠債。

人們啊,人間的荒唐事不會再有;

請祈求上帝將我們寬宥。

維庸是位浪人,在王朝的制度下「流亡半生」。上組謠曲不禁令人想起他二千多年前(西元前800年左右)的荷馬史詩《伊利亞得》中大英雄海克特(Hector)與阿奇力士(Achilles)決戰時的「人鬼同哭,天地神號」的張力(暴力)敘說,(這節是在《伊利亞得》卷二十二,讀者可從時報出版的《荷馬》,JGrittin著,羅青譯選的「原典精選」中讀到)。這兩段詩中,我們可以了解到人類情感的「光譜」和強度,面向,都是極可觀而感人的。



Essay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揚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