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Applications
Books


胡適之做禮拜(1999/09)

  要真正了解胡適的言行,必須懂得七分洋學、三分國故。這不只是因為胡適主張「全力西化」,而是胡適成長在美國,也有機會以外國精英身分打入美國社會。(有多少中國人能像胡適般,靠「公開向洋人演說」來糊口的呢?)

  因此,要了解胡適,也得了解美國廿世紀初的文化。我的意思不只是杜威的實用主義,或是胡適在口述自傳中提到的一些思想淵源,例如「青年期的政治訓練」一章中的講演訓練及「世界和平」的理念(胡適因聯合國安理會有否決權而拒簽憲章)。

  我們舉些小事,讓大家了解胡適的洋派親民作風。(台灣政黨或政客的「民眾服務處」等,大概落後胡適半世紀

  首先是胡適的白話文。白話文章是與演講有極密切關係的。胡適從不作高中程度無法看懂的文章,因為他極有演講的「溝通」經驗。另外,許多人忽略了胡適的演講是要備稿及準備幽默笑話的,那演講(或口述傳記)是要言簡意賅而且必要時重述重點的。我們談過胡適事後總結中國文藝復興的目的,就是演講術的purpose statement(目的宣言)的發揮。胡適的演講對中國聽眾而言,大部分人是聽了有內容的「說書」,感到很滿意,而像歷史學家周一良追憶的,對他最撞擊的,竟是胡適演說前把帽子(在那時代,全世界的”紳士”或民眾多戴帽子)「擲」到講桌前方觀眾前向他們致意(這在中國這是與眾不同的)!也就是說,胡適的一舉手、一投足,都是新青年的典範。

  吳相湘先生在《胡適實事求是的交友之道》中這麼說:

 「……一九三0年初,胡適之先生在北平米糧庫四號居住時,每逢星期日下午接見賓客,不論和尚、士兵、學生都可以不經預先約定前往拜訪請教。胡太太含笑說:『胡適之做禮拜』(見《胡適的日記》)。相湘當時在北大史學系肆業也曾往請教某一問題。

  後來,一九五0年中,胡適自美國返回台北南港定居,仍沿舊例,星期日下午接見自由來訪的客人,更有許多人寫信向他請教。………

  我們不妨參考一下科學管理之父泰勒氏在十九、二十世紀之交,提倡科學管理,也是採取門戶大開的政策,歡迎所有有興趣的同道,都去與他「共振與共鳴」的做法,就可了解胡適從美國文化得到多少民主真傳。



Application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