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Applications
Books


本末、終始(1999/10)

  「本末」是我們思想的重點或指導原則。可以說為有洞識力,知道系統的本末,才可以知道行動或措施的先後。

  然而,本末也是迷思。因為任何系統中最重要的是主旨、目的,是基本;而實踐方法或新工具等為必要的協助工具,不可能視為末。

  舉例說,數百年來,人們務工農,以為生產者才是本;搞流通或行銷的,則被認為是”以人之利為利”所以不是實業,即他們不是賣牛排本身,而只是賣牛排”滋滋”聲吸引人的”虛業”。所以不管中外,不少人以為”殖生貨者”的工農,才是本。

  我的學習環境是以工、商為主的,最近常去台大本部逛,才曉得農業、漁業,甚或其它地理科系等等,都另有一番天地。趙耀東先生近日慨歎新加坡人國民所得已達三萬多美元,而台灣仍只一萬三。其實要考慮我們仍有許多政客、利害團體及強大的非工商部門,他們都要求「利益分沾」。

  我們不妨用吳讓之(1799 - 1870)數印文送趙鐵頭:「觀(於)海者難為水」、「遠近易退學者」、「事非經過不知難」、「實事求是」等,像這位「有大臣之風」的長輩。趙老大那一輩知本末、終始的人,始終是我們人口中的少數,尤其是有高風亮節的人,更是少。

  我半輩子在工商業,也很感慨我的「本業」,其實是容易不長進的。惰性很大,的只想做老二,學樣不學本的。同樣的,商業中的創新也不多,多為一窩蜂,所以創新或興業家是少見的。

  《戴明領導手冊》中解釋的「生產優先」或是「顧客優先」,其實也是相對的。因為就分工而言,現代企業也極講究各行業的專業化。不過,「內部顧客」或是「內部行銷」是不錯的觀念,每個人都不要忘了,真正的「衣食父母」是誰才好。所以說,媚世者或能享受榮華權勢於一時甚或當世,然而,就歷史的”終始”論觀照,生前不願人們搞「錢學」的錢鍾書先生(”緩個幾年吧!”錢在生前這麼說),最後的作品會傳世。

  也就是說,「本末」和「終始」要一起考量才好,先想本和終,再照顧末和始才可能完全好,才可能符合戴明所謂系統中的或合作,創造更多的機會,使得人人都贏(win,win)。

  「本末」不只是了解帕果托分配的「關鍵少數」及「有用多數」,更要了解我們的目的、主旨,所根據的經營管理理論和哲學是什麼,價值觀、夢想(願、力)是什麼。「終始」教我們必須從結局或願景(終)想起,再回到我們的起點,有計劃地(PDSA),一步一腳印地實事求是。

  每個人也都要思考這輩子的本末是什麼,因為有勇氣或機遇務本的人是幸運的,值得慶幸有尊敬的。「如臨終點」的想像,或許會使我們頓悟人生如戲,所以要想有唱作俱佳的表演,就要有「日日新」的意志,懂得從原點,再接再厲。



Application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