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Applications
Books


努力與改革(1999/10)

  「努力」是胡適的關鍵字。胡適以為:其實努力就是好好的作工作,它再1921年8月6日的日記中記載著:(他與南開大學校長張伯苓的對話)

  「...『我不相信有白丟了的工作。如果一種工作──努力──是思想考慮的結果,他總不會不發生效果的;不過有遲早罷了:遲的也許在十年二十年之後,也許在百年之後;但早的往往超過我們的意料之外。我平生的經驗使我深信,我們努力的結果往往比我們預料的多的多。』伯苓說:『這是你的宗教!你竟比我更宗教的了!(伯苓是基督教徒。)信仰將來,信仰現在看不見或將來仍看不見的東西,是宗教的要素。』

  ......」

  1921年9月5日:「凡今日享有一點名譽的人,都是在大家不做事的時候作了一件事的。我們不可不努力。」

  他在周刊《努力》第一期(1921年5月7日)上有一首《努力歌》(而在1922年5月28日發表《後努力歌》):

<努力歌>

”這種情形是不會長久的。”

朋友,你錯了。

除非你和我不許他長久

他是會長久的。

”這種事要有人做。”

朋友,你又錯了。

你應該說,

”我不做,誰去做?”

天下無不可為的事。

直到你和我──自命為好人的──

也都說”不可為”,

那才真是不可為了。

阻力嗎?

他是黑暗裡的一個鬼;

你大膽走上前去,

他就沒有了。

朋友們,

我們唱個<努力歌>:

 ”不怕阻力!

  不怕武力!

  只怕不努力!

  努力! 努力!”

 ”阻力少了!

  武力倒了!

  中國再造了!

  努力! 努力!”

<後努力歌>

”沒有好社會,那有好政府?”

”沒有好政府,那有好社會?”

這一套連環,如何解得開呢?

”教育不良,那有好政治?”

”政治不良,那有好教育?”

這一套連環,如何解得開呢?

”不先破壞,如何建設?”

”沒有建設,如何破壞?”

這一套連環,又如何解得開呢?

當年齊國有個君王后,

她不肯解一套玉連環,

她提起金椎,一椎槌碎了。

我的朋友們,你也有一個金椎,

叫做”努力”,又叫做”幹!”

你沒有下手處嗎?

從下手處下手!

”幹”的一聲,連環解了!(*)

  1921年6月13日,記焦循的「深造之力」。

  他勉其兒祖望以勤。

  胡適的「努力」,除了個人的精進外,更可推到組織的改革,例如他寫信給好友毛子水,要他辭北大圖書館館長一職,以利蔣夢麟做美國式圖書館方式的改革(因為毛的行事、認知與此不協調,1935年4月15日。)

  胡適的努力與改革的「故事」之重點,更是在指出中國該走的路:

  胡適在《我們走那條路》(1929)中說:

  「

    我們要打倒五個大仇敵(惡魔):

 第一大仇敵是貧窮

 第二大仇敵是疾病

 第三大仇敵是愚昧

 第四大仇敵是貪污

 第五大仇敵是擾亂

  ......

  我們要建立的是什麼呢?

  我們要建立一個治安的,普通繁榮的,文明的,現代化的統一國家。

  ......

  ...真革命只有一條路,就是認清我們的敵人,認清了我們的問題,集合全國人民的人才智力,充分採用世界的科學知識與方法,一步一步作有自覺的改革,在自覺的指導下,一點一滴地收不斷改革之全功,不斷的改革收工之日,即是我們的目的地到達之時。

  ......

  用自覺的努力來指導改革,來促進變化,也許是最快捷的路子。」

  • :胡適在給陳之藩的信(1948年3月3日)中說:「一切惡連環,要從你能做的做起。」「別說緩不濟事,緩不應急。這是任重而道遠的事,不可小看了自己。」


Application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