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Applications
Books


改善與改善主義(1999/12)

胡適受到威廉. 詹姆斯《實用主義》的影響,認為"功不可唐捐",即人為(human efforts)是可以使世界更美好的,這就是"改善主義(meliorism)"-它認為改進是可能由自由意志實踐的,世界的結局有一更好的希望。那「那世界得救的條件,有一些的確已實際存在,而這些條件存在愈多,一些妨礙得救的條件愈少,那麼,世界得救的可能也就愈有根據,實際得救的或然性也就愈大。它是歐洲主流的「人事態度」。有機會(可能)改善,再加上所採取的行為(我們的行為、我們轉變的地方……我們奮發有為和成長的地方-是我們對世界了解最深的部分。……總之,我們求的合理的世界,只是那"有求必應"的世界,''精神感應"的世界。)」(《實用主義》)

不過對於改造獲改善哲學,胡適多主張「無為」一即「大德曰生」的信念,個人有獨立人格,而懂得要改造社會,「下手方法在於改良那些造成社會的種種勢力-制度、習慣、思想、教育等等。那些勢力改良了,人也改良了。所以我覺得"改造社會要從改良個人做起",還是脫不了舊思想的影響。」(《非個人主義的新生活》,1920,《胡適文存第一集》)。

胡適和戴明都不至於像下述熊彼得的失望故事般(雖然胡適晚年或許也會覺得大勢已去,而戴明覺得工商業改造太慢),他們都強調用知識來改造世界:

熊彼得回答亞道夫(杜拉克父親)的一個問題說:「你知道嗎,亞道夫,在我現在這年齡來看,人們若只曉得我寫了幾部著作及發明了一些理論,我認為是不夠的。如果沒能改變人們的生活,你就不能說你已改變了世界。」杜拉克說他「從未忘記過那段對話。」而且這句話成為衡量他一生成就的指標。(這故事反覆被杜拉克說)

(下段取材自《建設與無為》,1934年,轉引自(美)J. B. Griedu所著《胡適之評傳》,中譯本,請查閱原文比較)政治領袖必須了解建設是需要專門學問的。並不是像十幾個省分打電報,指定幾個月的時間限制就可了事的。他們必須十分清楚他們自己是沒有能力談建設的,甚至於應當更清楚,他們所從事的建設並不是真正永久的建設,只是官商勾結保持飯碗的勾當而已。他們了解自己無能之後……應當放鬆一下行動,而實行"與民休息"的仁政。一俟民眾的痛苦稍減,國立稍加恢復之後,專家的調查研究有了成果,才能開始採取行動。



Application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