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Applications
Books


抽象(2000/01)

  胡先生一向不喜歡抽象。他不喜歡用一兩抽象名詞(如「資本主義」、「共產主義」)來完全包括人世間的大問題。所以最要緊的是要根據事實來討論問題。胡適在批評許多愛國方案沒有「方法」,沒有想透徹。這些應是與可以與運作論通的。

  然而,世間學問多少要有理論(假設)、抽象化的,胡適的同門師兄Knight成了名經濟學家,而胡適雖學過經濟學,卻無法進入其堂奧,多少也說明了胡適的心智能力是有其特色和限制的。然而,我們必須謹記:近數十年來,經濟學才成為政策的顯學,在胡適任駐美大使的時代,經濟學仍多為學術中的概念精品,所以胡適的坦承,也是很中肯的,極經濟學很”憂鬱”,語胡的樂觀不同。

  能向羅素般深入淺出的哲學家是極少的,能真正看得懂金的知識者也不多。金的學生也坦白指出,許多符號邏輯學不是金能看得懂的。殷海光寫過「運作論」,但他的本性仍不是哲學家,流於”空談”。

  換句話說,這是”程度”和風格的問題,不過,這也是極重要的問題:為學者能博大、精深但精深指的是什麼?胡適的淺白、坦率、正直,都是很了不起的「一以貫之」精神。

  ”伊於胡底”的急智,只表示耍耍嘴皮,不過金先生卻如此寶愛此有顏色笑話,正也多少說明金的「世說新語」,小聰明。相對的,胡較正經而嚴肅。他在日記中記下宋子文外交部長在美,完全把同蔣介石的通信獨占了,而且全然不照會駐美大使(胡),簡直是「不可思議」的官場運作方式,所以把滿腔的憤慨,記在日記,胡知道他的日記,就是事實、春秋。

  胡能欣賞經濟學的,例如千家駒撰文說抵制日貨後一、二年,需求反增的”事實”。胡及欣賞,並設法為其謀職。(見千著《讀史筆記》)。

  胡的反對抽象,主要原因為「玄學」體系中的真假、對錯無法確定。沒有辦法「拿出證據來」。「科學的人生觀」在數十年後,胡過世後,在台灣仍有一場「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方法論論戰」。胡適並非除「大膽」、「小心」備指為「含混的名詞(vague terms)」外,他還是站的住腳。反觀金的主識論等,很少人進一步談,更無法反証。抽象,就某些層面而言,容易犯「哲學上的幻象」。



Application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