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imon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Applications
H.A.Simon
Books


請教司馬賀管理教育(1999/09)

  讀者當知司馬賀(H. A. Simon)為一了不起的教育家。他在40年代創設的卡內基理工工商學院是世界頂尖的,也出了一些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這在《管理行為》中有「一所商學院」的設計之個案。

  我在99年2月寫信向他討教管理學如何教?因為根據西方名校傳統,入門課要由資深的教授教,才會有融會貫通的樂趣。我以前在東海大學化學系四年級實驗一年,所得的結論是「管理學無法教,因為智慧無法傳授。」上學期在中原試一學期「近代管理學趨勢」,期終改論文作業才知自己教的不好,學生也因而所學甚淺。我感到很深的挫折;就向司馬賀大師請教,如果是他,會如何啟發後學者。

  他在3月5日('99)給我一封信,其中有關管理學教育的一段翻譯出來給大家參考:

  如何教管理學(Administration)是個難題。目前美國大多數商學院所選出來的MBA(企管碩士)大多至少有兩、三年商業實務經驗,這樣教起來就極不一樣了。ㄅ要是學生沒有這種經驗背景,我總是試著要求學生把所就學的的大學看成一個組織,以組織學的話來看待大學中的事情,從而能把大學當作實驗室的代替品。這並不改變你的論點(按:其實這是司馬賀在自傳《我生活的種種模式》中的看法):許多管理學上的原理(principles) 很簡單而又明白清楚;難在如何根據所信的原理養成力行的習慣。然而,我們不該從中得出結論說,:習慣是不可改的。(按《管理行為》中有專節討論組織的習慣與創新。)

  我又與他談大中國區的大學教育之「質」(例如世界上真正的科學實証教育,並未在教育中生根立足,所以怪力亂神現象特別嚴重。)和「量」(台灣的高教並不符合人民的期望,而大陸的高教投資,遠低於發展之所需。台灣的所謂「追求卓越」,大筆的散財於高教,小學等基本教育和設備之質與量堪虞

  我是有心辦網路上的自由SIMON大學。他以為大學量已經太多,當前提以及未來數世代)中,最重要的是如何利用現代化的傳播科技,把世界上的一流大學(Strong universities)之資源與社區連用、分享。

  我希望能編本《司馬賀談教育》;這以後有機會再談。

  近來讀張漢裕教授所譯的R. H. Tawney《中國的土地與勞力》(1995,協志工業叢書;原書1929年出版),其中有許多話很重要:

  「...國家所需要的是受過教育的人,不是沒受過教育的畢業生,再不可為了大量生產而犧牲內容。應該側重教學生自己思考──這是比較廢力的事...」(中譯本,P. 206 - 207)

  Tawney真是名家,他對竹爭中國現代化的整體建議是引《浮士德》中的一句詩為喻:『設非自己心靈出,何得精神助你與。』意思是:若非從你自己心中湧出,你不能得到什麼使你心靈更爽健。(P.209)



Application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