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imon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Applications
H.A.Simon
Books


簡介《我生活中的種種模式》(1999/10)

書名:《我生活中的種種模式:H. A. 西蒙(司馬賀)自傳》

   原文為Models of My Life by Herbert A. Simon,原出版商MIT Press,中譯出版商:東方出版中心《上海》

  傳主西蒙(西蒙(漢文司馬賀))是我景仰的「偉大的經驗論科學家」(這是我給他的敬稱,並說他比美羅素,許多猶過之。);「理性的英雄」(借用黑格爾的話來獻花,有點不好意思,但”英雄”極恰當)。因為傳主英姿勃發、雄才大略於六個主要學術領域,打通文、理任督二脈,成就、見識極非凡。讀本書可以了解他是位學習、生活大師,有情有義,不只有自知之明而且自我要求甚高,所以成就斐然。

  這本書很坦白:關於他的戀情(人是可以同時愛上許多人的,作著本書獻給結褵近六十年的妻子):他對同事/朋友迷戀權力(他以為領導者要運用(exercise)權力而非貪、攬權自治)的規勸;他因在經濟學說上的有限理性論未能成為顯學(作者主要以此等學說獲得諾貝爾獎並自信一、二百年後自見真章,真金不怕火煉)而”轉進”認知心理學人工智能,最後完成廿世紀上少見的文藝復興式通才(或舉之為亞里斯多德,因為作者在科學、政治學、倫理、哲學、經濟學、商學等等上都有了了不起的建樹)。

  不知道為什麼,傳主未引歌德作品,因為傳主同歌德般,為一宇宙通人、天才(Universal Genius):要成偉人,要有極不尋常的才幹、品德、資質、才能了解世界與人類。

  作者從人類解決問題的能力(含科學發明的詩學)來看心靈與理性。他最反對「心靈之道非禮能喻」的說法,其實一般人談的直覺,多屬專家過去學習經驗累積而成的資料庫(記憶),經過適當暗示而作出的解題反應。作者認為我們投入組織,參與組織活動是可以因協作、共同目標而發揮遠比個人更多了理性作用的,也可促進人格的發展。作者五十年來開創了一些世界一流的學院(光業管理、商學院、認知科學並把產業、政府(作者原學政治科學)、學術(以專業及研究為主的通識大學)熔為一爐)。

  從網站中看出八十歲左右的司馬賀的眼神,即使海倫的眼神引起了特洛伊戰爭,人類仍然會代代「神」下去的。

  西蒙以前寫了些自殺,提出「讀過佛洛依德的人,對自己的自殺是否中肯或坦白誠實常自疑。」(大意)錢鍾書先生(1910-1998)也說:「像許多自傳一樣,其坦白程度是很耐人尋味的。」

  西蒙在自傳中談他大學時第一位女友的肌膚之親,以及中年與某女士的柏拉圖式師生戀,算是很坦白的,對學術中的權力運作,也很坦白,這些都有中譯,我向他說,這還不錯,遠比大陸譯《B. Graham─華爾街院長》(大陸譯為《華爾街教父》)時,把導論中的「女人論」弄掉好多了。

  西蒙花了近十頁的天安門事件親立計,在中譯時被編輯掉了,想來必讓他眼神黯然。算是有點美事中的遺憾。我一年多前向他提出這個問題,我提出我的疑慮,一年多後,他告訴我譯者很有勇氣,只刪了數頁

  不過中譯本很難得,備有索引,不過我以為應把人名、索引分開來,因為本書提到太多20世紀重要社會學中許多朋友了。文中未付英文,讀來很吃力。

  本傳記的另一層面就是學術自傳。在人生觀方面,西蒙從宇宙觀談起,到他對社會的責任,對婚姻、錢財的看法,教子等,都娓娓道來。而作者在七0歲時,被報答同事為他的論文慶壽,他避靜寫其做為科學家的學術創見史。

  這本自傳是簡要的西蒙「通天人文變」的學術百科全書。



Application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