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imon


Deming Communities
Profound Knowledge
Network
Applications
Essays
Applications
H.A.Simon
Books


梵樂希、司馬賀和哥德(2000/01)

我向司馬賀請教他自傳(我生活中的種種模式)中,提到懷德海等(司馬賀說聽不懂他的講演,看不懂他的書。司馬賀事科學兼哲學家,懷德海是有"奧義"的大師。)人,為何沒提哥德,這一位同樣被人譽為通人的天才。司馬賀回信說,他不喜歡哥德的業餘科學家調調,他最近(1993年3月)讀哥德的《義大利人游記》,仍然感覺如此。這沒辦法,「品味不能強求」他用德文/英文說。

The Economist 3月13-19日該期中,有一頁談哥德產業及其衝突現象,因為今年歐洲文化城為威瑪。

《我生活中的種種模式》中引了法國詩人Paul Vale'ry(1871-1945)的一首詩,很重要,我因此找了一本莫渝編的《梵樂希詩文集》(1977年,大舞台書苑,想已絕版)。讀了才知道為何司馬賀會與梵樂希靈犀相通。梵樂希追求"純詩",教學、哲學等,無所不能,他能沉寂二十餘年未發表作品……他又有緣提拔名譯家梁宗岱先生。梁翻了他二篇極精采的《哥德論》,《評「骰子底一擲」》右寫了篇極精采的跋《哥德與梵樂希》。

梁先生在文中引了下述梵樂希對直覺的的看法:

「就是我們底最僥倖的直覺也不免是些不準確的結果,由於太過。對我們普通的理解而言;就是不及,對那些它們(直覺)自命交給我們最輕微的事務和實情的無窮複雜性而言」

我以為這與半世紀後司馬賀對「直覺思考」或「默會(tacit)知識」的看法很近似。當然,司馬賀更科學處理它。詳《科學行為》等書。我很欣賞M. Rolanyi 的《個人知識》,也同意司馬賀的話,對諸如「策略管理」等主題,是可作「專家系統」。



Applications next



戴 明 學 院| 淵 博 講 義| 戴 明 之 友| 發 暢 應 用| 藝 文、勵 志| 書 籍、產 品




Copyright(C) The Authors & Hanching Seminars and Consulting.
All RIGHTS RESERVED.